11.春江三友

作品:《司宫令
司宫令有声小说,武侠小说网在线收听!

邢君曼被这句话刺得面红耳赤,深垂首,双手无意识地绞着裙带,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

秦司膳收回凌厉的眼风,徐徐提箸,品尝了些许鹌子水晶脍和花炊鹌子,须臾给出了评语:“这两道还行,有六七分似御厨做出的味道。”

言辞中的肯定令邢君曼稍觉安慰,重燃希望,低首睨向另外两道河豚菜式,暗暗期待秦司膳品尝后能对自己刮目相看。

然而秦司膳就此停箸,直言道:“河豚做的菜,我就不尝了。这种食材隐含剧毒,处理稍有不妥便会危及食客生命。你我素昧平生,我对你学艺状况一无所知,不清楚你是否具备以河豚入馔的能力,所以很抱歉,我不能冒着生命危险来品尝你这两道菜。”

邢君曼愕然,讷讷地鼓足勇气问:“可是,河豚在备选食材之列,这些备选的食材,应该是司膳夫人亲自拟定的吧?既然可供我们选择,为何做好了司膳夫人却不品尝呢?”

“不错,河豚在备选食材之列。”秦司膳直视邢君曼,坦然道,“但是,备选不是必选,你可以放弃。你为了技惊四座,在尚有其他肉类果蔬可供选择的情况下,仍决定用含毒食材,不惜令位尊者面临险境,对尚食内人来说,这是大忌。民间大厨,料理膳食可能主旨在于追求美味,但对侍奉贵人的我们来说,首先确保的应该是安全,其次,才是美味。必须明白,无论何时,均不能选择可能对贵人造成伤害的食材。”

邢君曼面如纸白,随即举手加额,向秦司膳行大礼,惭愧告罪。秦司膳淡淡吩咐她退去,继续准备随后的竞技。

十名姑娘自选菜式品评完毕,最后一轮,是要用统一的主材各做一道菜。秦司膳对众人道:“我自京城来,一路见春蔬堆绿,菜花金黄,油菜花漫山遍野,灿灿烂烂地,像是要开到夏天去。那么,今日最后一道菜,就做这每家每户常备的油菜吧。以油菜为主,配料自取,烹调方法自定,做完依旧由我与申县令品尝。”

众姑娘面面相觑。最后一轮关系胜负,大家先前都在猜这最后的食材会有多珍稀,烹饪难度有多大,全没料到秦司膳选定的食材如此家常。

领命之后,众女各自散去分头准备。蒖蒖选取了一些莳萝、茴香、姜与椒,慢火烘干,然后混合研磨为细末,盛出备用。随即将自带的炒菜铁锅取出,洗净烧热,加少许麻油,少顷,调入酱汁与磨好的调料细末,翻炒成酱料。盛出后再次洗净铁锅,再加熟菜油煎热,旋即倒入洗净择好的油菜,略炒一炒,待油菜断生,溢出菜汁,便把适才备好的酱料倒入锅中,与油菜相和。

那酱料触及热油菜,顿时满屋生香,引得其余做菜中的姑娘们都暂停手中动作,纷纷朝蒖蒖这边看过来。秦司膳也信步至蒖蒖身后,观察她举动。

蒖蒖所用的铁锅正是与林泓商议后改良的新锅,似倒过来的穹顶,锅体轻薄,还有一便于把持的木质手柄。蒖蒖左手握手柄,右手持锅铲,沿着铁锅圆弧一铲到底,翻覆油菜顺畅之极。那锅不大,她暗度炉中火候,在一丛火焰跃起时忽然将锅整个端起,手腕起伏,用有节奏的抖动引导着焰火舔舐锅底的深度,锅中油菜也映着火光旋舞,每一片菜叶都在一次次的升腾与降落中接受了酱料香味的包裹。

最后盛在盘中的油菜光泽莹润,因火候控制得好,看上去仍青翠可爱。而酱料与油脂、菜汁相融,加上一缕附着其上的淡淡油烟,竟令这素菜散发出了类似禁脔的腴香风味。

秦司膳品尝之后沉吟不语,目光反复游移于蒖蒖所用的铁锅之上,甚至亲自握起,里外审视。申县令则品了一口又一口,赞道:“没想到这寡淡蔬菜经历了这般人间烟火,也能变得如此风情万种。”

秦司膳握起蒖蒖的锅铲,沿着铁锅内壁滑动,感受了操作中那毫无滞涩感的弧线,然后对蒖蒖道:“宫中也有炒菜,但我们是用铜铛,平底浅口,只偶尔用来炒肉,蓬松的蔬菜炒起来就不如你刚才这般快捷,不易控制火候,炒菜易糊,我们也不大用。你这铁锅颇新颖,形制我以前未见过,是哪里的产物?”

蒖蒖道:“这锅是我跟随教我厨艺的先生,一次次尝试炒菜后总结锅体利弊,反复修改图稿,再交给铁匠按图打造的。”

秦司膳颔首:“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有了这利器,日后在炒制这一方面,又可钻研出许多前人未尝试过的菜式了。”

其余姑娘无论选择的配料是什么,无一例外均选择水煮油菜,许多人做成菜汤,汤中有加干贝虾米的,有加豆腐鱼丸的,也有用风肉酱肉炖煮的。邢君曼也是用汤煮,但用的是猪肉、鹌鹑肉、鸡骨、猪骨等小火熬煮并过滤过的高汤,油菜煮好后汤汁依然十分清澈,宛如寻常菜汤,不见任何配料,但食者一尝便觉鲜香满口,迅速体会到其中妙处,亦令申县令赞不绝口:“姑娘果然是从临安学艺归来的,类似的做法,我只在临安的大酒楼中见过。”

最后呈上作品的是凤仙。与众不同的是,她没有用任何荤腥配料,除油菜外还用了两种蔬菜:蒌蒿与荻芽。三种菜看上去分量差不多,凤仙将菜分别在沸水里烫熟,沥干水分,整齐摆放入盘中。另取小盏加入酱、酱油和少许糖,调匀。在小铛中倒入一点油,加姜丝于火上煸香,再捞出姜丝,将适才调好的酱汁倒进铛中与油混合,然后一并淋在烫熟的蔬菜之上。

此法做成的蔬菜保有水煮的清爽口感,但又带油水脂香,酱汁也咸甜适中,不失为一道可口佳肴。

面对这道菜,秦司膳亦有疑问:“我说了食材要以油菜为主,你这菜里油菜、蒌蒿与荻芽分量相等,不分主次,是何缘故?”

凤仙低首道:“这道菜我命名为‘春江三友’,既是三友,想来不应厚此薄彼,所以没有刻意以油菜为主。”

秦司膳凝眸审视凤仙,暂未再质疑,而申县令早已忘记脾胃不佳这回事,在她们对话时已在埋头品尝。凤仙见他只吃油菜,忍不住轻声提醒:“申县令,请再尝尝蒌蒿和荻芽……最好这三者一同食用。”

“哦?三者一同食用有何妙处?”申县令一壁问着,一壁引箸向那春江三友,一次搛起三种蔬菜,送入口中细细咀嚼,然后笑道:“似乎比单食某一种更香。”

“不仅如此……”此时秦司膳徐徐开口,道出了凤仙真正的意图,“传说油菜、蒌蒿、荻芽三物同食,可解河豚之毒。这姑娘估计是见县令适才吃过西施乳,怕其中有余毒,所以特意做了这道菜,为县令解毒。”

申县令一怔,转顾凤仙:“姑娘是这样想的?”

凤仙低首朝县令福了一福:“此法是否果真有效,我也不敢肯定,但三物同食并无害,不妨一试。”

申县令不由感叹:“姑娘不仅厨艺绝佳,更是兰心蕙质、聪慧过人呀!”

邢君曼目睹此情此景,额上冷汗渗出,身子晃了晃,几欲晕厥。意识到周围众女窥探的目光,一咬牙关,方才勉强站定。

秦司膳又对凤仙道:“你这一招甚险。若我不知三种蔬菜可解毒一说,以不分主次为由判定你此局落败,你岂不冤枉?”

凤仙答道:“即便如此,我也并不冤枉。若申县令无恙,自是皆大欢喜;若有何不妥,我既知此方,却未做出请县令食用,必然会内疚一世,所以斗胆如此做了。胜负固然重要,但与食者安危相较,是否中选,皆为小事。”

(待续)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