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探花

作品:《司宫令
司宫令有声小说,武侠小说网在线收听!

这日云莺歌被李典膳处罚,被要求独自打扫尚食局大厨房。直至熄灯之时云莺歌仍未完成,她又不敢点灯,只好借着淡淡月光继续打扫。蒖蒖与凤仙见状,便相携前往,悄悄助云莺歌完成剩余的工作。

三人摸着黑,好不容易才把需要清洁之处都擦拭干净,最后并肩坐在有月光浸入的窗下歇息,都觉得精疲力竭。凤仙歇了一会儿,转头对云莺歌道:“你这回受罚其实挺冤枉。那两次给你的任务不过是奉食物给贵人,又有何难?何必一再推辞,以致如今这般辛苦。”

云莺歌不解释,埋首于膝上沉默半晌,又开始啜泣。

蒖蒖轻拍她肩抚慰道:“你有什么苦衷,不妨告诉我们,或许我们可以为你出出主意。就算我们不能帮你解决问题,但至少我们知道原因,下回也能及时帮你应对同样的任务。”

云莺歌仍默然不语。凤仙遂道:“也罢,想必妹妹有为难之处,不便与人细说。那这样吧,日后你若有哪些事不想做,就先告诉我们,我们提前向女官们请命,代你去做。”

云莺歌抹了抹眼泪,哽咽着道:“两位姐姐我是信得过的,愿意把我的事全告诉你们,只是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总之,还望姐姐们帮我保密,暂时别告诉他人。”

见蒖蒖与凤仙皆颔首应承,云莺歌便开始诉说:“我来自明州,是家中的独生女。父亲年轻时便在香水行为人搓背按摩为生,后来有了些积蓄,便自己开了一家香水行,渐渐地越做越大,如今在明州也算有点名气。”

蒖蒖问:“可是‘云一緺’香水行?”

云莺歌称是,蒖蒖连声道:“听说过。在明州是首屈一指的香水行,还开有好几家分店。”

云莺歌继续道:“我妈妈是位厨娘,以前在大户人家做事,后来嫁与我爹爹,便与他一起料理店中生意,闲暇时就教我厨艺,所以我从小就会做菜,但是爹爹妈妈从未让我出去做厨娘,还请师傅教我读书写字和音律,始终把我当好人家的小娘子一样教养,一心希望为我择个好夫婿,摆脱他们杂类人受世人冷眼的命运。”

凤仙叹道:“你父母待你真好,为你的婚事一定非常操心吧?”

云莺歌颔首,道:“自我十四岁起,他们便托媒人四处探寻好人家,想让我嫁到仕宦之家。但是,并没有仕宦之家愿意和工商杂类联姻,何况,我们家还是开浴堂的……后来,请的媒人说,有一个读书人与我年貌相当,家世清白,人又聪明,将来一定能考中进士,只是现今家境贫寒,读书需要人资助,不如我们家便与他结了这门亲,资助他读书,日后他高中了,我自然也就成了士大夫的夫人。我父母便约那人相见,我也偷偷地在屏风后看了看他,他生得确实俊秀,言谈举止也风雅,所以,这桩婚事很快定了下来,就约在他参加贡举之后成婚。”

蒖蒖有些明白了:“所以,他是闻喜宴上的一位进士?既然中举,那不是皆大欢喜么?可你为何又入了尚食局?”

云莺歌黯然道:“说来话长。我们订亲之后,他不时给我写信,还约我私下与他见了几回。我们对彼此的样貌秉性都中意,他写的信也总是情意绵绵,我一心认定他是我的良人,央求我父母除了资助他读书,还让他迁入新居,每月给他一笔重金供他所用……凡他所求,无不满足。他也不负我们期望,在解试中考了州府第一名,一下成了解元。”

凤仙了然:“这下声名鹊起,只怕他要变心了。”

云莺歌点点头:“他原本是个无人关注的穷书生,中解元之后他家忽然门庭若市,有攀亲的,有奉承的,有要为他赴京赶考出资的,还有来说媒的……他表示已经订亲,别人一问,知道他要娶的是我,都嗤之以鼻,说他自会平步青云,哪能与杂类通婚,将来同僚问起,知道他丈人是为人搓背的,还不知如何耻笑他,这样的婚姻,还会有碍仕途……这种话听多了,他也自觉不安,就来我家,婉转地流露出退婚的意思,但我爹爹一听便怒了,劈头劈脸地骂他忘恩负义,骂得动火,还脱下靴子去打他,说婚绝对不退,他若坚持要退,大不了把他这负心汉打死,自己赔他一条命,也不冤。见我爹爹如此强硬,他也不敢再提退婚之事,赔笑着说些好话,便溜走了。”

蒖蒖鄙夷道:“这人心术不正,既有了退婚之意,势必不会就此罢休,一定会动歪心思。”

云莺歌眼圈又红了,捂嘴抑止住喉间涌动的泣声,好一会儿才调整好语调,继续说了下去:“后来,他又给我写信,约我在一个附近有桥的江边僻静处见面,嘱咐我别告诉任何人,独自前往。我一向信赖他,便瞒过父母,自己悄悄地去了。见到他时,他一副愁云惨雾的模样,说他母亲以死相逼,不要他与我成亲。我说我也没办法,爹爹听不得任何人的劝,一提退婚他就要去拼命。我那未婚夫便道:‘我们如此左右为难,横竖都是不孝,活在世上也无甚趣味了,不如同赴黄泉,在九泉之下安安心心地做鸳鸯。’我一时鬼迷心窍,觉得他说什么都有理,又被他说得悲从心起,也不想活了,便同意与他一起赴死。他就牵着我的手走向桥中央,拉着我投入了水中。”

凤仙冷笑:“他会泅水吧?你肯定不会。”

“姐姐说得对,事实正是如此。可惜我当时还不明白,或者说,不想相信……”云莺歌呜咽着说,“我落水后开始挣扎,手四处抓,但根本碰不到他。有一瞬扑腾着浮出水面,看见他正在泅水,我想喊,但水很快把我淹没,差点就丧生江中了……好在命不该绝,溺水一阵后被一位路过的舟子救了。待我被救醒,好心的舟子问明我居处后,把我送回了家。”

蒖蒖问:“那你爹爹有没有去追究你未婚夫的罪责?”

云莺歌道:“爹爹去他家寻找,但他没有回家,他母亲反而一口咬定是我勾引他去投水,哭着要向我家索命。那时他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爹爹也不知道他到底死了没有,所以也不便再追究。从此,他就没再出现在明州,父母要为我另寻良配,但经历此事,我对婚事已经毫无期待,心灰意冷,抑郁许久。后来听说尚食局要选内人入宫,我忽然想起他若活着必然会赴京赶考,心念一动,便去报名应选,没想到,这次遴选真的只看厨艺不问出身,我果然被选上,入了尚食局……”

凤仙想起闻喜宴那天的事,道:“你不愿奉饮食入精义阁,可见你那未婚夫就在阁中。”

蒖蒖亦道:“还不愿去面对沈氏母女,说明你未婚夫与沈氏有关。”

“是的,”云莺歌一声长叹,“我那未婚夫,便是探花傅俊奕。”

此言一出,三人陷入了一阵短暂的沉默。须臾,凤仙问云莺歌:“事已至此,你有何打算?”

云莺歌道:“我就是不知,才会心乱如麻。我势单力孤,有爹爹在身边时尚不能拿他怎样,如今他已高中探花,即将与副相千金联姻,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内人,又能奈何?大抵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坐拥娇妻,腰金曳紫了。”

“他邀你赴死,自己逃脱,分明是有意谋杀,已触犯律法,不可轻易放过他。”蒖蒖正色道,“此事应该公诸于众,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这般歹毒小人,若任他平步青云,将来还不知如何祸国殃民。”

“虽则如此……”凤仙问云莺歌,“你有他设计谋害你的证据么?”

云莺歌迟疑道:“我有他写给我的书信,包括他约我在江边见面的。我都带到京城来了。”

“只是约你在江边见面还不够,”凤仙道,“他可以辩解说,只是约你见面道别,没想到你会在他走后投水。又或者,他确实与你一同投水求死,只是像你一样,被人救了上来……他有很多种理由用来辩白。”

云莺歌叹道:“这也是我顾虑的。”

凤仙道:“若不想继续隐忍,让他春风得意,当务之急,是阻止他娶沈参政之女。”

蒖蒖颔首赞同,又道:“我们很难见到沈参政。我见那沈家小娘子是个挺灵秀的姑娘,不如设法先把此事告诉她。事关她终身,她必然也不希望后半生毁在这种人手上。”

云莺歌道:“只是,我们直言相告,她也未必相信,到时若说我们构陷她夫婿,我们还难以解释。”

蒖蒖想想,道:“再过两日便是端午,今日我听见郦贵妃邀沈氏母女届时入宫出席端午排当。或许,我们可以想个法子,委婉地告诉沈姑娘此事……”

——————————————————

注:

香水行:南宋时面向公众的浴堂。

(待续)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