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浣溪亭

作品:《司宫令
司宫令有声小说,武侠小说网在线收听!

这次择自民间的六十名尚食局内人入宫已有些时日了,皇帝却迟迟不许她们入侍禁中贵人,太后几番婉言催促,皇帝才明示说大内不需要新增这么多尚食内人,且留一半,另分三十名入慈福宫,供太后差遣。

皇帝还请太后先行派人在六十名内人中选择入侍慈福宫者,太后也未多推辞,很快命程渊前往尚食局挑人。

裴尚食请示程渊,是否需要众内人各呈技艺以备选,程渊却说不必,只须让众内人列于尚食局庭中,他当面挑选即可。

选拔便依他所言进行。程渊徘徊于众内人之间,审视的目光从首至足逐一细看,很少开口问她们什么,偶有问题,也不过是何方人氏,芳龄几何之类,倒是无一问涉及饮食厨艺。

他未过许久便择出二十九人,这些姑娘出列另立一侧,两厢比较不难发现,他选择的均是容貌稍逊者,而剩下的那三十一位个个姿容昳丽,气品不凡,凤仙、莺歌与蒖蒖均在其中。

入慈福宫的名额还剩最后一个,蒖蒖见程渊此刻所打量的是另外两名内人,暗暗担心失去最后的机会,遂自己出列,朝程渊深施一礼,道:“内人吴蒖蒖愿入慈福宫,侍奉皇太后,望程先生成全。"

程渊闻声转顾她,眸中依然平静如古井水,无一丝情绪掠起的微波。

定定地凝视她须臾,程渊才问:“你为何想入慈福宫?”

蒖蒖道:“太后懿德高风,臣民一向交口称赞,蒖蒖以前居于市井,便已听说太后许多贤德事迹,十分景仰,入宫以来,一直无福侍奉太后,常感遗憾。如今既有此良机,自然不想错过。望程先生体谅蒖蒖对太后的仰慕之情,允我入慈福宫。"

她只是苦于没有接近程渊、打探母亲下落的机会,所以才希望入慈福宫,仰慕太后云云只是随口编造的借口,事实上她对太后事迹所知甚少,若程渊此时要求她说出两三桩,只怕就露馅了。好在程渊没有多问,略一沉吟,便答应了她的请求,将她定为最后一名入侍慈福宫的尚食内人。

凤仙认为蒖蒖此举太冒险,“师娘是被程渊带走的,生死未卜。程渊执掌慈福宫大权,要处死一名宫人易如反掌,若他是奸恶之人,你这一去无异于自投罗网。还不如留在禁中,将来有幸侍奉身居高位之人,要查慈福宫之事也不难。”

蒖蒖摆首:“你我入宫以来,这天家之事,多少也听说一些。官家是先帝的养子,并非太后亲生,即位以来,唯恐旁人说他不孝,所以对太后礼待有加,格外孝顺,平日不会过问慈福宫内务。官家尚且如此,我又能指望哪位贵人会帮我深入慈福宫,打听妈妈下落呢?现在入慈福宫固然可能有危险,但去了会有得知真相的希望,若不去,要水落石出,就遥遥无期了。”

蒖蒖迅速整理行装,随另外二十九名内人一起转往慈福宫。慈福宫在宫城北边,京中人也称其“北大内”,其中楼阁布局规模与禁中相似,园林建筑倒更显精美。这北大内的宦官内人数目也与禁中接近,仅伺候太后一人饮食者便不下百人,蒖蒖这批新人甫入宫自然轮不到她们去太后面前侍奉,被程渊交给孙司膳管教。

她们是从各地被精心挑选出的年轻厨娘,个个技艺不凡,但太后似乎对感受她们的手艺并无兴趣,不曾传令让她们做菜,孙司膳人看起来和善健谈,和蔼可亲,不似裴尚食和秦司膳那样常对人冷面相待,可对这些新内人,她似乎也没认真教导的计划,让她们日常做的不过是一些洗菜切菜之类打下手的活儿。

蒖蒖一到慈福宫便想尽办法向此地宫人询问秋娘的讯息,结果仍是一无所获,看来能解答这个疑问的人只有程渊了。自入慈福宫后蒖蒖未再见到程渊,程渊在这里堪称位高权重,蒖蒖不过是一名无品阶的小内人,要见他自然很不容易。在备受煎熬地等待多日后,蒖蒖终于捕捉到了一个与他对话的时机。

那日午后,太后于寝阁小寐,孙司膳在阁外伺候。时值盛夏,天气炎热,孙司膳属下女官王掌膳备了一些消暑甜品,让几位内人各持一盏送往太后寝阁。几位内人出发后,王掌膳又取出一盏冰镇的水晶皂儿,命蒖蒖送给孙司膳。

蒖蒖托着水晶皂儿步入慈福宫宫苑,那时几位先前出发的内人已走远,蒖蒖并不清楚太后寝阁所在,只得向遇见的宫人询问,一路寻去。奈何这宫苑是以南方园林风格修筑,处处曲径通幽,花木交映,山石林立,千峰万壑,蒖蒖未走多远便已迷失方向。绕过了几处假山,面前忽然出现一片广阔的海棠林,林间有溪水潺湲流过,而园圃中间立着一方亭榭,高约数丈,像是一个赏花的高台,亭榭檐下悬着一面匾额,上书“浣溪”二字。

一名穿长衫、戴幞头,身形清瘦的男子正于亭中栏杆内挥毫,似在题字或作画。

蒖蒖定睛一看,认出那人正是程渊。这意外的相遇令她瞬间心生一念,端着水晶皂儿立即向立侍于亭榭下的小黄门走去,对小黄门道:“孙司膳命我送水晶皂儿给程先生消暑,烦请小哥代为通报。”

那小黄门狐疑地看她一眼,道:“程先生从来不吃水晶皂儿。”

水晶皂儿由皂角米浸泡熬制而成。皂角米是皂荚果仁,浸泡后膨胀,呈半透明胶质状,又称雪莲子。京中妇人常用糖水浸食以为甜品,据说可养心通脉,悦泽肌肤,但程渊素不喜食此物。

蒖蒖一愣,迅速找到了应对的话:“孙司膳说,食无定味,适口者珍。以前程先生不喜欢水晶皂儿,可能是做法不合他口味。如今这盏,我们调味与之前不同,或能惬先生意。”

小黄门无奈,伸手要接托盘,口中道:“给我吧,我给程先生送去。”

蒖蒖旋即略略退后,避开小黄门,道:“孙司膳要我亲自将水晶皂儿呈给程先生,以便聆听他意见。"

小黄门遂让蒖蒖稍等,自己上楼请示程渊,少顷回来,示意蒖蒖上去。

程渊正在挥毫作草书,听闻蒖蒖入内,也未抬头看她,一壁写字一壁含笑道:“这水晶皂儿不是孙司膳备的吧?”

程渊不食雪莲子,孙司膳自然是知道的,绝无奉此物给他之理。再听“食无定味,适口者珍”一语,程渊便已猜到前来见他的是蒖蒖,对其来意更是心知肚明。

蒖蒖亦不多话,搁下水晶皂儿,匆匆朝程渊施礼后即直言:“当初程先生去浦江,带走了我母亲。蒖蒖斗胆请问先生,我母亲如今身在何处?是否平安?”

程渊不答,但指着适才写的字,微笑着示意她来看:“内人看看,我这字写得如何。”

蒖蒖靠近书案,略一端详程渊的字,见写的是一首七言绝句:“楼下谁家烧夜香,玉笙哀怨弄初凉。临风有客吟秋扇,拜月无人见晚妆。”

诗中之意蒖蒖不大明白,只觉这字写得好看,至于到底好在哪里,自己也说不上来,一时也想不出典丽辞藻来夸赞,在程渊再次询问她意见时,她只好泛泛赞道:“先生的字龙飞凤舞地,写得真好。"

其实程渊写的是行草,洒脱秀逸,但运笔冷静克制,并未达到“龙飞凤舞”的程度。听了蒖蒖这不着调的赞扬,程渊倒也不以为意,转而问她:“这首诗,内人可曾听说过?”

蒖蒖惘然摆首。

程渊解释道:“是东坡居士所作。”

“原来是东坡居士,我晓得的……”蒖蒖恍然大悟,有听见提到熟人的感觉,旋即一叹,“不过我知道他的菜,比他的诗词多。”

程渊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蒖蒖待他笑声稍歇,继续追问:“我妈妈在哪里,还望先生明示。"

程渊仍不答,另提一事:“前日陈国夫人来向太后请安,说起她宅中做点心的厨娘不太称心,太后便决定从慈福宫尚食内人中择一个给她。我听说你做的点心挺好,不如便请你去延平郡王宅吧。”

蒖蒖怔道:“我还没见到我妈妈,现在不能离开慈福宫。"

程渊一哂:“我并不是在征求你意见。”

蒖蒖默然,少顷又问:“所以,先生是不会告诉我母亲下落了?”

“你没有向我提问的资格。”程渊状甚和蔼地看着她,说出的话却毫不带暖意,“你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内人,而我提举慈福宫,在这宫里除了太后,谁都要看我脸色行事。平日只有我问别人,别人除了嘘寒问暖,再不敢问我什么,若问了,我也不答。你无须再尝试,我不会回答你任何问题。如今你能做的,只有乖乖收拾行李,去延平郡王宅做厨娘,若不愿,或多言,我只好按宫规处分了。”

蒖蒖觉察到他目中的冷漠与决绝,明白多说无益,此事无可挽回,也不再争取,但仍问了程渊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有一天,我重新出现在宫里,不再是一名微不足道的小内人,那么先生会否告诉我母亲的去向?”

程渊目光柔和,唇角含笑,近乎亲切地应道:“你可以试试看。”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