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鹭鸶

作品:《司宫令
司宫令有声小说,武侠小说网在线收听!

凤仙没有细说她的计划,临走前仍不忘叮咛复叮咛,让蒖蒖一定保密,不要将她今日所说的话向郡王宅任何人透露一个字,严肃地告诫蒖蒖:“若想尽快从郡王宅脱身,这是最好的机会,恐怕也是唯一的机会。你且装作没听过我这些话,一切等到东宫宴集那天见机行事。但若你这几日向别人提及此事,必将功亏一篑,那么你余生就要陪着你不喜欢的病人过了。”顿了顿,又道,“你侍宴之时,别离殷琦太近,但也别太远,注意保护自己。”

以蒖蒖的心智,略一回想凤仙前后所言便不难猜到她欲筹谋的事:馄饨会刺激殷琦发病,凤仙或将联系如今在东宫做事的云莺歌,在宴席上加入一道馄饨,待殷琦因此发病,大闹起来,对在他身边侍宴的自己造成威胁,凤仙再请二大王向太子进言,请太子出面拯救。

此计肯定可行,因为太子宅心仁厚,以前便帮过蒖蒖,对她想必颇有印象,且以前殷琦误杀的正是东宫所赐的宫人,太子必不会让同样的悲剧再度发生。

然而若依计而行,蒖蒖又觉得愧对殷琦。自上次发病以来,陈国夫人又请名医为他诊治,每日他须服大量的药,他喝得反胃,经常把药汁和此前所进食物尽数呕出,如今面色极憔悴,人也更显消瘦,若再刺激他发病,无异于对他再次施加了从身体到精神的双重折磨,能不能如这次这样恢复尚不好说。

东宫的邀请果然如期而至,要殷琦兄弟随父母赴宴。陈国夫人询问殷琦的意思,他微笑道:“可以的,我这两日感觉神清气爽,正想出去走走。”

待陈国夫人离开后,他接过蒖蒖奉上的药汁,一饮而尽,随后干呕几下,眼泪都被迫出,然而他以袖掩口,最终抑制住了,没让药汁呕出。

蒖蒖抚抚他背,又为他扇风,劝道:“如果不好喝就多分几口慢慢咽下,不必饮得这样急。”

殷琦摇摇头,道:“我想尽快好起来……”稍后含笑对蒖蒖低语:“你随我去东宫,应该会遇见很多你以前在尚食局结识的朋友。你来郡王宅多日,又不得出去,一定很郁闷,正好趁这个机会去散散心。”

蒖蒖一时愕然,这才意识到他一反常态如此积极地饮药是想调理好自己状态,避免因病缺席宴集,而令她失去与旧友相聚的机会。

“我上次生病,吓到你了吧?”殷琦看着兀自怔忡的蒖蒖,忽然问。

蒖蒖不觉又睁大了眼睛:“你知道……”

“我发病的时候,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殷琦垂下眼帘,黯然道,“前日我午睡时无意中听见房中伺候的侍女议论,才得知我差点伤到了你。”

言罢他起身,牵着蒖蒖向内室走去,“我有个物件要送给你。”

他屏退众侍女,待室内只剩他与蒖蒖时方才打开柜门,从一个加锁的箱子里取出一枚玉簪递给蒖蒖看。

蒖蒖端详,见那簪子洁白莹润,簪头呈流云状,线条柔和优美,而与众不同的是,簪尾被磨得十分锐利,如利器一般足可伤人。

“我房中没有任何利器,但是他们不知道,我悄悄打磨了这个。”殷琦像个背着父母设计恶作剧的孩子一般调皮地笑,“现在送给你了。”

蒖蒖说玉簪珍贵,欲推辞不受,殷琦不由分说地拉起她的手,把簪子塞进她手心:“你且收下,以后插在发髻上。如果我再犯病,你就拔下簪子来刺我。”

他此刻双目澄净如孩童,殷切地注视着她,一心期待她收下这个将来可能伤害到他的礼物。

无端觉得鼻子有点酸,蒖蒖摆首,将簪子递回给殷琦:“你好好服药调养,不会再有事的,这个簪子我用不上。”

殷琦接下簪子,旋即轻轻插进蒖蒖的发髻里,温言道:“用好它。如果你被我误伤,我说不定比被簪子刺更痛。”

如此一来,蒖蒖更感进退两难。明白如凤仙所说,太子生日宴是自郡王宅脱身的良机,但因此伤害到殷琦又绝非她所愿。顾及殷琦给予她的善意,她几乎已放弃脱身机会,借故想劝殷琦不前往东宫赴宴,而殷琦却道:“父亲已回复东宫我会赴宴,临时推却是大不敬……何况,许久没见到太子了,我也想与他们兄弟聚聚。”

于是蒖蒖一筹莫展,一时想不到该如何让他避免可能发生的伤害。

次日蒖蒖陪殷琦漫步于园中,彼时秋意正浓,湖山石外几重枫、槭、黄栌红叶似火,将倒映在碧水明漪中的影子都染上了流霞的颜色。落木风不时簌簌而至,原本翠绕羊肠的小径上已是满地黄花堆积。二人行走于其间,忽闻身侧山石外有物坠下,落在干枯的落叶上,持续发出沙沙的声响。

蒖蒖带着殷琦绕到山石后,发现一只白色鹭鸶扑腾着翅膀正在地上挣扎,它通体洁白,颈、喙、腿皆长,体态极优美,然而腿部似乎受伤了,渗出一片殷红的血迹。

蒖蒖上前查看,对殷琦道:“看起来像是被箭矢擦伤。大概它中箭后又勉力飞了一阵,体力不支才坠落下来。”

殷琦细看鹭鸶伤口,道:“好在不重。”然后请蒖蒖取出手巾,他接过自己给鹭鸶包扎好,再将鹭鸶搁于地上。

鹭鸶一瘸一拐地走了两步,仍无力支撑,又扑于地上。殷琦便轻抚着它羽毛道:“来了即是客,你安心在我家养好伤再走吧。”

殷琦本想把鹭鸶交给饲养家禽的厨娘,蒖蒖联想起林泓园中的白鹤,表示不妥,如此良禽不能与鸡鸭杂处。两人遂精心在湖畔选择了一块有山石遮挡的空地,将鹭鸶抱到那里歇息,又去厨房取了一些谷物饲喂。

蒖蒖看看周遭,又道:“还须给它围一道篱笆,免得它扑腾着乱跑,又或被别的小动物滋扰。”

她很快找园丁借来工具,自己砍了些竹子在鹭鸶栖息地筑好了篱笆,仔细检查觉得无甚纰漏了,才与殷琦一起离开。

不料当夜一场暴风雨席卷而来,蒖蒖睡得迷迷糊糊,将要破晓时被风雨声惊醒,静卧片刻,忽然想起湖畔的鹭鸶,当即一惊,心道“不好”,忙披衣而起,撑伞奔去湖畔。

那道刚筑起的篱笆果然已被骤雨疾风吹得七零八落,而其中鹭鸶已全不见踪影。须臾,殷琦也赶来,与蒖蒖一起寻了许久,才在湖面上发现鹭鸶漂浮着的尸身,多半是篱笆坍塌,鹭鸶被风雨席卷入湖中,因伤无法解脱而坠入水里淹死的。

蒖蒖极其难受,黯然对殷琦道:“我应该听你的话,把它送至家禽笼中饲养,又或者把篱笆筑得坚固一点……都是我的错。”

殷琦虽也难过,但仍温和地安慰蒖蒖:“你救了它,精心为它修筑篱笆,它在天上也一定会很感激你。暴风雨是不可避免的天灾,与你无关,不是你的错,不要太过介怀。”

蒖蒖闻言茫然顾殷琦,见他目光脉脉,皆是安抚之意。她细思他的话,心念忽有一动,转而对着湖面上的鹭鸶,双手合什,阖目默默祝祷。

两日后,殷琦提出要再与蒖蒖玩蒙眼辨味的游戏,蒖蒖欣然答应,但要求改成她做几道点心,让殷琦蒙眼品尝,再说出做的是什么。

殷琦笑道:“这也忒容易了。”

蒖蒖摆首:“未必。我在尚食局学了很多种点心的制法,你不大可能都见过,有一两道辨不出来也是正常的。”

殷琦同意,应蒖蒖的要求,晚膳时不许他人在侧,安静品尝蒖蒖做的点心。

蒖蒖晚间去厨房操作,以保密为名谢绝其余厨娘观看,做好数道点心再盛于食盒中,带到殷琦房中。

殷琦许她以丝巾蔽住自己双目,蒖蒖旋即打开食盒,取出一道点心,以箸搛了一枚送至殷琦唇边。

殷琦轻咬一口,略一咀嚼便笑道:“是蟹肉包儿。”

蒖蒖愉快地宣布他答对了,又另取一道,让他再尝。

这对殷琦来说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这是高丽栗糕。”

随后他继续在轻松闲适的心情下兵不血刃地一一猜出答案:酥儿印、牡丹饼、裹蒸馒头、小甑糕蒸、子料浇虾燥面……直到最后一道。

当蒖蒖用汤匙把一个小馄饨送入他口中时,他那一切尽在掌握的笑容瞬间凝固,含着馄饨不再咀嚼,依旧保持着蒙眼的姿态,他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面上也泛起了一阵潮红。

蒖蒖及时搁下汤匙,握住了他的手:“这一次,是什么?”

“是,是……”殷琦茫然重复着,胸口起伏,开始喘气,内心在激烈挣扎,是回答她的问题还是任心中那翻涌着的情绪瞬间爆发。

“这是一种再寻常不过的点心。”蒖蒖在他耳边轻声道,“是你以前、现在和将来都可能遇到的食物。只是食物,只代表着烹制它的人向你表达的心意,会给予你温暖和慰藉,而不会伤害你。”

殷琦一把抓下蒙眼的丝巾,吐出口中的馄饨,惶然盯着面前那碗,喘着气,喃喃念道:“姑姑,姑姑……”

“你说,暴风雨吹散篱笆,不是我的错。”蒖蒖重又将手覆上桌面上殷琦青筋渐起的手背,“姑姑的事也如此,并不是你的错。”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