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集芳园

作品:《司宫令
司宫令有声小说,武侠小说网在线收听!

蒖蒖送冯婧经锦胭廊回尚食局。锦胭廊是一道长达一百八十楹的长廊,两边有可拆卸的木格长窗,漆成胭脂色,宫人可随寒暑交替移动木窗以调节温度。锦胭廊北端是后苑,两侧分列妃嫔阁分院落与六尚,其中间有梅林,南端则引向前朝大殿及东宫。

途中蒖蒖一直劝冯婧考虑接受官家指派,参与聚景园设计,冯婧默不作声,目视前方缓缓走着,始终不允。蒖蒖忍不住道:“你学那么多年算学、界画与土木工程,又不是为太子学的,现在有机会用上,何必为了一时意气而放弃施展才华?”

冯婧这才侧首看她:“我与东宫之事,你知道多少?”

见她眉间微蹙,蒖蒖顿感适才提太子太过无礼,讪讪道:“不多,只听说,你们此前在集芳园相识之类……”

冯婧继续前行,低垂双睫,忧思恍惚。蒖蒖也不敢多言,陪着她沿着锦胭廊一步步走下去。

两人各怀心事,不觉错过了通向尚食局的出口,依旧缓步向南端走去,直到一位大珰昂首阔步地走来,迎面挡住了她们的去路。

二人抬头一看,认出来者是王慕泽,宫中最有权势的宦者之一,如今的官衔全称是入内内侍省副都知、东宫都监、主管左右春坊事。

二人退至廊下一侧,欠身让王慕泽通行,王慕泽却不即走,驻足看着冯婧,用貌似客气但隐含讥讽的语气对她说:“冯掌膳留步,再往前,便是东宫了。”

他分明很清楚太子与冯婧的隐情,这话说得相当冷漠,明明二人同行,他却直指冯婧,连蒖蒖都觉得刺耳,更遑论冯婧。

冯婧低头不语,面色苍白,没有应对。蒖蒖为她颇感不平,当即上前一步,直视王慕泽道:“王都知,这锦胭廊前方东边是东宫,西侧是前朝。如今官家在垂拱殿中,都知却为何无端端提东宫?”

王慕泽着意打量蒖蒖,略一笑,朝她拱了拱手,未再开口,转身继续向后苑走去。

待他走远,冯婧叹了叹气,道:“我们并非获官家传宣,你怎么用官家来怼他?”

“他用东宫来讥讽你,也只有提官家才能瞬间压下他的气焰了。”蒖蒖朝冯婧笑笑,“别担心,我只说官家如今在垂拱殿里,又没说我们是去见他,王慕泽就算要追究也不能说我撒谎。”

冯婧淡淡一笑,轻声道:“谢谢你,几次帮我解围。”

“这有什么,举手之劳而已。”蒖蒖笑道,一壁牵着冯婧往回走,一壁继续劝道:“以往的事,你就当做了一场梦,过去就过去了,人总要往前看。做好官家交给你的任务,将来宫中人谁又敢看轻你?如此,今日这样的糟心事也不会发生了。”

见冯婧还是沉默,蒖蒖又道:“以往种种,你还没有放下吧?如果放下了,你的悲喜均与他无关,更不会一味回避与太子相关的事,乃至宁愿荒废多年所学技艺。”

“要放下,谈何容易。”冯婧止步,立于廊下西侧,目光漫漫,落于廊外千万株开始落叶的梅树之上,开始提及前尘往事:“我知道,宫中盛传我与太子相逢于集芳园,我以诗文获他青睐,因而过从甚密……其实不是的,论诗文,宫中谁能比得过太子?我这点微末功底,只堪博他一笑而已……”

“那引起他注意的,是算学?”蒖蒖猜测。

冯婧颔首,继续讲述:“我的兄长冯钧,是将作监丞。将作监主管城壁宫室桥梁街道舟车营造之事,我从小喜欢算学,又见兄长潜心研究营造法式与技巧,便跟着他学习,还随他一起学了画屋宇园林的界画,多年下来,勉强算略懂些许。后来哥哥负责监督修内司修缮集芳园,我一时兴起,给园中设计了一个曲水流觞的曲水亭,画了图纸。哥哥拿给修内司的人看,他们觉得不错,便真照着建了一座曲水亭。去年上巳节,哥哥说带我入园看看我设计的亭子,我便随他去。为了不引人注目,哥哥给我找来宫中内人的衣裳,说若有人问起,便说我是长驻园中,打理内务的内人……”

她隐于锦胭廊窗格斑驳的光线下,眸光遂日影明灭,遥想旧事,唇边泛起了清苦笑意。

那一天,风和日丽,集芳园中百花纤秾,芳菲不歇。但因尚未修缮完工,园中并无宗室戚里前来游春。冯婧清清静静地游览许久,忽闻园中响起轻微的喧嚣声,许多内臣内人皆疾步趋向正门处,包括自己的兄长。片刻后,他们簇拥着一位着青衫、戴软脚幞头的年轻男子入园,向他介绍每一处景观,恭请他赐名题匾额。

从园中人的称呼中判断,那便是太子赵皙了。冯婧轻轻靠近,借着身上内人的衣裳没于人群后,默默观察他一言一行。

他从容挥毫,一个个美好的词现于笔端:倚秀、挹露、翠岩、玉蕊、望江、清胜……她记住了他美妙的字迹,却记不住这些词对应的景观。后来回想这一日,她只觉园中美景有两处,他凝眸是一处,他微笑是另一处。

匾额题毕,修内司提举官请赵皙在曲水亭内上座饮酒。赵皙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恰逢上巳节,又在曲水亭中坐,诸君何不与我行令,同品曲水流觞之乐。”

在他相邀下,有官职品阶的几位臣子、内侍及女官相继围坐在亭中曲水石畦三侧。那石畦是由一块方一丈五尺、厚一尺二寸的整石凿成,中间剜凿的水槽屈曲,形似“风”字,名为“流杯渠”。流杯渠两端皆在整石西侧,水自一端流入,经过蜿蜒曲折的水道,再由另一端流出。入口一端上方设有水闸,以控制水位。行令时主事以漆杯盛酒,付水流去,酒杯停在流杯渠何处,坐于那一侧的人便饮酒行令。

众人落座后赵皙见尚余一人座位,遂举目四顾,最后目光掠过数人落到冯婧面上,含笑对她温言款款道:“那位梨花树下的内人,可否赏光与我等行令?”

冯婧闻言仰首,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来到了一株梨花树下。

树上黄莺啭,心中小鹿撞,她低首朝他敛衽为礼,一边表示谢恩,一边暗暗期望摇曳的花影扫去她浮上双颊的绯色。

这日太子定下的规矩是,停杯处客人先饮一杯,然后或吟诗填词,请另一嘉宾唱和,或出一谜题让人猜,再或说一典故,请人说出处为何。客人若答出,行令者罚三杯,或答不出,客人罚三杯,亦可自呈技艺,免去这三杯。

说来甚巧,连续三番水上漆杯都停在了赵皙面前水渠弯折处,每次他都依照规矩自饮一杯,然后作诗,或出题请人唱和回答。诗词典故他信口拈来,而他点来作答的人多半应答不出,每每自罚三杯了事。接下来主事再次放流杯,停杯处竟仍在赵皙处,众人有些尴尬,面面相觑。修内司提举官旋即起立,朝赵皙作揖道:“殿下光临,满园生辉。必是此间花神见殿下风仪,难抑仰慕之情,才每每令流杯停于殿下席前,以示敬君千樽亦不足之意。”

席间众人纷纷附和,恭维太子不已。赵皙含笑不语,但未再取那一杯酒。

冯婧看不下去,起身朝赵皙施礼,然后说出实情:“殿下,流杯多次停于某一水道弯折处,可能是此处宽窄深浅弯度不合法式。此处渠道理应广一尺,深九寸,而今目测,这里弯度有余,但宽度不足,不妨命园中工匠测量核实,看看是否剜凿时有所偏差。”

赵皙遂命工匠测量,结果对照图纸果然弯度及宽度尺寸有不小偏差,于是对冯婧赞叹道:“姑娘好见识。身为闺中人,姑娘却又是如何熟知流杯渠尺寸的?”

冯婧心想,这图纸便是我画的,难道我还不知么。然而却婉言回答:“奴在几所园中看过一些营造法式,所以略知一二。”

赵皙又问如果暂不加工修凿渠道,今日是否还能用。冯婧请放闸调整水位,换小杯试试。主事吩咐依言而行,测试一下,流杯果然通过了那处弯道。

酒令随即继续进行。接下来这一回,流杯在赵皙注视下,似有神助般流至冯婧面前停下。冯婧起立,饮下这杯酒,稍后朝赵皙敛衽道:“奴斗胆,想请殿下答一题。”

赵皙微笑着,从容抬手示意,手心向上,请她开口。

冯婧手示面前一碟樱桃,道:“这碟樱桃,三颗三颗地数余两颗,五颗五颗地数余三颗,七颗七颗地数余两颗。问,这碟樱桃最少有几颗?”

赵皙沉吟须臾,然后含笑回答:“二十三颗。”

冯婧赞许颔首,却又追问:“如果三三、五五地数余数如上述,而七颗七颗地数,是余四颗,那最少又是几颗?”

这回赵皙思量许久都未得出结论,他转顾周遭众人,见那些人或苦苦思索,或交头接耳,一时都无人算出。赵皙遂展颜一笑,对冯婧道:“这一局,姑娘赢了。”

他未接主事斟满的罚酒,而命人取来一张琴,自己抚琴,曼声吟唱:“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

起初冯婧还在想他为何要在满园春色中唱这秋天的诗歌,但是很快便觉得这又有什么关系,不能让这傻问题干扰自己听这绕梁之音。

他弹拨琴弦,轻吟浅唱的姿态十分优雅,声音也好听,尾音如曲水萦回,总能温柔地流进听者心里去。周围内人屏息聆听,一个个如饮醇酒,心神皆醉。

而曲终人散时,他起身越过几重宫人,来到冯婧面前,轻言软语地征询她的意见:“姑娘的问题,我回去再想想。你明天还会在这里么?如果我算不出来,可不可以来请教你?”

其实她根本不确定自己明天还能不能来这里,向兄长要求会不会令他为难,但是这些后续的问题以后再想吧。最终,她在他温柔的俯视下微低螓首,给了他肯定的答案:“好。”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