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真相

作品:《司宫令
司宫令有声小说,武侠小说网在线收听!

凤仙随后前往东宫,告诉秦司膳来凤阁发现青盐被加了药物,但尚不知是何人所加,二大王正在彻查清华阁调料来源,并让尚食局内人连夜辨别是否有异。为确保太子安全,二大王建议东宫也尽快如此彻查。

秦司膳一听,不敢怠慢,立即召集东宫相关内人检验调料,并按规定将此事报与东宫都监王慕泽知晓。

“如此一来,若周医官一向与王慕泽勾结,王慕泽见此事败露,必然会有所行动。”凤仙对赵皑与蒖蒖说明,“他会去找,或者派人去找周医官,商量如何应对……当然,若他猜到周医官已无法脱身,为保全自己,也可能杀人灭口。”

赵皑了然,立即联络殷瑅,请他带皇城司禁卫便装连夜赶往周之祁住宅。

次日皇城门一开,殷瑅即入内,告诉了赵皑周之祁的情况:“夜间果然有两个人潜入周家,与周之祁窃窃私语片刻后,我们忽然听见周之祁惨叫,于是立即冲进去。那两人握着匕首正在刺杀周之祁,一见我们扭头就跑。我们追了一会儿,将人捉住,但是,回去看周之祁时,发现他竟提刀自尽了。”

赵皑问:“那两人现在何处?”

殷瑅道:“押在皇城司,听候发落……看那模样,是两名宦者。”

赵皑派人请冯婧父母入宫,让他们在皇帝视朝结束后随自己入福宁殿面圣,同时也邀请郦贵妃携蒖蒖前往。

他也遣人去东宫,邀请太子同往福宁殿。而太子穿戴整齐,欲出门时,被跪倒于他面前的王慕泽一把拖住。

“殿下,老臣不能继续服侍殿下,看着殿下登大宝,做明君了……请受老臣最后一拜。”王慕泽老泪纵横地说,郑重朝太子行稽首礼。

赵皙双手搀他,蹙眉问原因,王慕泽说出了实情:“臣罪该万死,欺瞒了殿下……当年郦贵妃没有换子,冯婧也不是贵妃之女。”

赵皙一怔,旋即怒意大炽,拂袖将他推倒在地:“你为何要撒这种弥天大谎?”

半个时辰以后,赵皙终于步履沉重地来到福宁殿,意态甚萧索。赵皑见人已齐聚,遂让殷瑅把昨夜周宅中事当着众人面叙述一遍,并将两名宦者押来,宦者承认是受王慕泽指使。皇帝讶然问何故如此,在赵皑示意下,蒖蒖上前把来凤阁青盐之事前因后果细细说出,皇帝明白了大半,垂目不语。

“周之祁多年来暗害贵妃,可见是受王慕泽指使,但此事是王慕泽个人所为,与太子无关,太子亦受其蒙蔽,并不知情。”赵皑旋即说明,然后将王慕泽如何以冯婧身世欺骗太子也和盘托出。

“内人吴蒖蒖发现贵妃之子与冯婧出生之时内藏库尚未启用竹编食匮盛赠礼,故此推测王慕泽所言不实。而我让人细查当年贵妃生子后离开郡王宅的侍女去处,找到两位,已带到临安,若陛下认为有必要,她们随时可入宫作证。这是她们的证词。”赵皑将证词呈给皇帝,亦向众人说明,“她们都说贵妃当年生的确实是一位小公子,只可惜出生当天即夭折了。她们担心自己侍主不周被追责,所以主动请辞归故里,并非如王慕泽所说,是目睹换子之事为贵妃忌惮才逃走。”

“臣夫妇,当年生的确实是女儿呀。”冯婧之父冯硕随即上前,躬身向皇帝上呈一卷文书,“这是小女冯婧出生当天,张国医记录的浴儿书,上面写明小女姓名、父母名、生辰八字、出生地点,以及身长体重,体貌情况,包括一块隐于她脑后头发中,常人看不见的红色胎记。若有必要,可请女官验看。”

“张国医……”皇帝若有所思,“云峤?”

“是和安郎张云峤。”冯硕肯定,解释道,“当时齐家四处寻找他,他避于臣宅中。适逢臣妇生产,他便悉心照料,并在小女出生后写下了这份文书。”

寻常浴儿书上的字皆作小楷,而这一份上的则如奔蛇古藤,游云流曳,竟是狂草。

皇帝细看之下淡淡一笑:“果然是他的笔迹。”

他将文书示与众人,并着意注视着赵皙说,“云峤不会作伪。”

赵皙看了看文书,默默低下了头。

“还有非时送赠礼一事,还望一并说明。”赵皑继而对冯硕道。

“这个,我来说。”郦贵妃忽然开口,看着赵皙兄弟,平静地道出往事,“那个孩子,我怀得无比辛苦,整个孕期症状百出,临近生产,我又感染了阳证伤寒,为我诊治的两位医官都不敢给我用治伤寒的药,怕伤及胎儿。所以我生产之前受尽临盆和伤寒双重折磨,苦不堪言。临盆那日几番晕厥,张国医得知,在冯家为我煎了药,让冯家人送进郡王宅。可是我的主治医官是先帝指定的,若我不顾他们诊疗方案而用他人的药,传进宫中,先帝必然不悦,所以,我妹夫遣人与在郡王宅照顾我的母亲商议,决定借互送赠礼之机把药藏在礼品盒里,悄悄带进来。迫于我病况,已等不到天亮,故此费尽周折,深夜送入宅中,可惜那时我孩儿已经夭折……”说到这里她难抑哽咽之声,拭了拭眼角的泪,才努力往下说,“张国医的药很有效,我服用后伤寒症状很快减轻了。”

这时冯硕补充道:“张国医说,临近生产,治疗伤寒的药已经不会影响到胎儿,完全应该对症下药。他随后给贵妃用的药,是寻常剂量的两倍。”

皇帝颔首:“有此魄力,是他作风。”

“真相就是这样。王慕泽知道大哥关心则乱,平时又不与贵妃娘家人往来,不会深究每个细节核实真伪,所以敢如此构陷贵妃。而臣没这顾虑,为还贵妃清白,会追查到底。”赵皑言罢,朝皇帝深深一揖,“臣不敢望陛下恕臣擅自行动之罪,但只要此事辨明,臣甘领责罚。”

皇帝叹了叹气,命众人退去,仅留太子一人在殿中。待周遭无人,皇帝问太子:“你听明白了么?可还信王慕泽一面之词?”

赵皙朝父亲跪下:“臣来福宁殿之前,王慕泽已向臣道出真相,承认是他撒谎……臣愚鲁,轻信谣言,恳请陛下严惩。”

皇帝追问:“王慕泽是怎么跟你说他动机的?”

赵皙默然,一时没回答。

皇帝便推断:“他一定是告诉你,他服侍安淑皇后多年,看不惯郦贵妃狐媚惑主,甚至在安淑皇后缠绵病榻之际仍夜夜留我在她房中,不得照料你母亲,导致她郁郁而亡。后来见你又被贵妃外甥女诱惑,所以他便是拼了命,也要设法阻止冯婧成为太子妃,乃至将来的皇后。”

赵皙伏拜,一言不发,状似默认。

“好,既然你如此介意,那我就与你说说,郦贵妃当年,是如何获我‘专宠’的。”皇帝目光落在殿内窗棂投于地面的光影上,怆然回忆旧事,“那时太师齐栒独揽大权,在朝中大肆排斥异己,只手遮天,连先帝都不得不顾忌他几分。我年轻气盛,几度与他对抗,他也视我为大敌,几番欲构陷于我,幸而我有良师益友相助,谨小慎微地侍奉先帝,他抓不到我错处,才没有得逞。后来你母亲病重,他又另起了心思,选择党羽之女向先帝推荐,要我接纳。我怎可能容许身边有他安插的人,故此我刻意夜夜去郦氏房中,并让所有人知道,她是我心仪的女子,我根本无暇他顾。”

赵皙依然伏拜着,看不出是何表情。

皇帝继续讲述:“为何选择她?因为她是太后赐给我的人,原是太后的侍女,深得帝后青睐信任。我宠爱她,帝后不会不满,还甚感欣慰,而齐栒也无话可说,且不敢借她攻击我沉湎女色之类。你母亲过世后,齐栒再给我推荐正室人选,我依然表示独宠郦氏,为了她,决定暂不续弦。太后见我如此表态也很高兴,向先帝进言,许我暂不娶新夫人。”

“而事实上,我对她,谈不上爱。”皇帝叹息,“我这一生,最爱的女子,就是你母亲。我的三个儿子皆她所出,而郦贵妃……当年我虽夜夜留宿她房中,但心忧国事,又记挂着你母亲,常常整夜地与她相对无言,真正与她亲近的时候,屈指可数。”

赵皙的肩动了动,稍后他徐徐抬起头来,有些讶异地看着父亲。

“但她真的堪称温婉贤良,无论我如何待她都毫无怨言,即便心里委屈,也还是努力配合我做戏,默默做着表面的宠妾,一直承受着家中朝中的关注和攻讦,也包括你的怨怼。”

赵皙再度伏拜,两滴泪随之坠落:“臣知错,多年来误信谣言,害人害己,请爹爹责罚。”

皇帝摆首,亲自过去将儿子搀起:“你轻信谣言,我也有错。以前总觉这些闺房之事不堪与人提及,要与自己的儿子说,更难。却不想王慕泽一再以此构陷贵妃,蒙蔽于你,是可忍,孰不可忍,我要严惩的是他,不是你。”

皇帝当即扬声唤门外的入内都知进来,要他传令皇城司,捉拿王慕泽。而赵皙闻言又向他下跪:“爹爹,适才臣已将他放出宫去……请爹爹看在他悉心服侍臣二十余年的份上,给他一条生路。”

然而结果令人惊讶,王慕泽并未如赵皙希望的那样跑出宫求生,而是逃往了后苑山上。当被宫人发现时,他以白绫悬于一棵树上,已气绝多时。

皇帝下令彻查王慕泽党羽,东宫宦者受牵连者甚众,翰林医官院与王慕泽或周之祁有私交的医官也多被贬黜,韩素问原也在问罪名单中,好在蒖蒖请郦贵妃向官家进言,说韩素问职责是为医官们配药,并非仅为周之祁一人服务,不能因调和过青盐便断定他是周之祁党羽。他对周之祁所为毫不知情,坦然将青盐细节告诉蒖蒖,无意中揭发了周之祁恶行,不应该被追责。

皇帝亦以为然,不再追究韩素问罪责,许他继续留在翰林医官院。

冯婧身世之事水落石出,赵皙已无心结,皇帝遂与郦贵妃商议,想让太子纳冯婧为侧室,以使两位有情人长厢厮守。郦贵妃含笑道:“妾以前不愿意冯婧成为太子妃,是因为知道太子对妾有怨气,担心冯婧嫁入东宫,日子久了,他们难免会因妾而心生嫌隙,渐成怨偶。如今误会已消除,他们既两情相悦,官家也愿意让冯婧服侍太子,妾自然没有继续反对的理由。”

于是帝妃将冯婧召来,将此事告知,不想冯婧当即下拜,伏请官家收回成命。

皇帝诧异地问她是否已不爱太子,冯婧摆首,道:“我对太子的心意从未改变过,哪怕他弃我而去时,我也不曾怨恨于他。我庆幸官家查明了真相,让太子与我再念及对方时,想起的仍是初遇时美好的样子。但如今太子与太子妃鹣鲽情深,而我也在尚食局找到了想做的事,那么,请官家允许我们保持现状吧。与其让我进入东宫,面临在妻妾争宠中变得面目可憎的可能,我更希望自己在职事中找到长久的安宁,而太子也能怜取眼前人,不因我的缘故,伤害到爱他的太子妃。”

皇帝与郦贵妃相顾一眼,一时都不知该如何表态。

冯婧举手加额,郑重再拜:“请官家成全,让我与他,继续在彼此记忆中完美。”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