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舞衣

作品:《司宫令
司宫令有声小说,武侠小说网在线收听!

冯婧自福宁殿出来,发现赵皑手握一卷邸报立于门边,见她出来立即朝她一揖为礼,想必是来找官家,看她适才在殿内,所以没立即入内。

冯婧向他还了礼,欲离开,走了几步,却听他说“请留步”,便驻足,见赵皑跟上来,将手中邸报向她展开。

“官家之前采纳大哥建议,命太史局面对庶人开设算学考试,选拔了一批民间算学人才,邸报上有录取名单。”赵皑展示名单,又道,“以往太史局官员来源以举荐为主,以后像这样考试选拔的会越来越多。这批人才会主修天文历法,按大哥的设想,以后将作监和国子监、太学,也会增加类似的考试,从民间选拔更多算学人才监管营造和参与教学。”

“那很好呀,”冯婧微笑道,“太子睿智,官家英明。长此以往,国朝算学人才辈出,必将造福社稷,功在千秋。”

“大哥说,是你的出现让他想到这点。”顿了顿,赵皑忽然问,“你不再考虑一下么?”

这问题令冯婧一怔,旋即意识到他应该听见了她之前在殿内说的话,遂摇了摇头。

“其实,我们自小在宫学也学算学的。”赵皑似乎另起了个话题,含笑告诉她,“《九章》、《周髀》、《海岛》、《孙子》、《五曹》、《张丘建》、《夏侯阳》等算经都学过,不过那时就当游戏,玩着学,也不觉得有多重要。我学得不太认真,每次考试只能考第二。”

冯婧浅笑问:“那谁能考第一呢?”

赵皑答:“大哥。”

面对她随后的沉默,他欠身拱手,不失礼数地道别,然后进入了福宁殿。而她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启步前行,集芳园中的往事如书页一幕幕翻过,三七之数,悠长朱庑,葭生南渚……原来他隐藏了自己的优势,来换取与她相处的借口。

她勾了勾唇角,似乎想笑,但骤然蔓延开的心痛令她放弃了那徒劳的尝试,顷刻间已泪流满面。

再见太子时,已入冬了。

那日夜间冯婧沿着锦胭廊回尚食局,长廊两侧的木格长窗大多已装好以御风雪,不过隔两楹仍留一格未封闭,方便通风观景。冯婧捧着一叠从凤仙处借来的《太平圣惠方》,走在长窗遮蔽的廊下,两行宫灯晕染出的忽明忽暗的光影里。须臾,步履稍滞,她发现前方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衣袂飘然,渐行渐近。

她定了定神,继续目不斜视地前行,直到与他对面相逢。

“殿下万福。”她施礼如仪。

赵皙欠身还礼,看看她手中的书,和言问她:“需要帮手么?”

“多谢殿下,不过书不多,我自己可以拿。”她敛眉回答。

“我以为你会说,已到尽头,不用了。”他微笑道。

他们明显处于长廊中段,所以他的话令她一愣,但这句熟悉的话很快引她寻回了快被她遗忘的一页记忆。

原来那日她撞到的人是他呀,是他……

她忍不住错愕地笑,虽然带了一分苦涩。

他们都带着一点笑意,相对而立,却久久找不到打破沉默的话题。

最后是她先开了口:“殿下,我还可以提个问么?”

他颔首:“请讲。”

她说:“一座宫城,长六里,宽三里。甲从东门出,乘马前行,马一个时辰能行八十里。乙从西门出,马一个时辰能行一百里。若甲乘马出发半个时辰后乙再出门前行,马速如上述,请问要过多久乙才能追上甲?”

赵皙没有被这一串数字干扰,直接回答:“方向不同,追不上了。”

冯婧浅笑:“是的,他们都不会回头。没有相互追赶,只有各自前行。”

赵皙与她相视,暂时未说话。这时有风自他们身边未闭合的窗格外袭来,带来几片细碎的雪花,落在他们眉梢鬓边。原本遥遥跟在赵皙身后的小黄门见状立即奔来,拉阖了那扇长窗,将漫天飘散的雪花与一夕风月都隔绝于这朱色廊庑外。

冯婧再朝赵皙裣衽为礼,赵皙随即长揖还礼,两人互道“珍重”,然后赵皙侧身让路,任她朝着不同的方向,与自己交错而过。

——————

“七张机,鸳鸯织就又迟疑。只恐被人轻裁剪,分飞两处,一场离恨,何计再相随?”

香梨儿欢快地弹着琵琶,无心无思地唱着这曲子,听得她身边的姑姑江凝烟搁下手里的绣棚,对蒖蒖笑道:“这傻孩子,琵琶和曲儿都没学好,就偏要在你跟前卖弄。这下露怯了吧?把《七张机》唱得这么没心没肺的,整个仙韶院里也只有她了。”

蒖蒖亦笑,但道:“没事,唱得欢快,说明她心情好呀。宫里开心的人不多,我平日见的很多姑娘不是紧锁眉头就是拉长着脸,像她这样爱笑的真的很少了,随她怎么唱我听着都高兴。”

“就是呢,吴姐姐不愧是我知音。”香梨儿放下琵琶,蹦跳着过来拉蒖蒖的手,“琵琶和唱曲都不是我的主业,你难得来看我,我给你跳一支最擅长的舞吧……跟我来,你看看哪件舞衣好。”

她把蒖蒖带到里间,打开衣橱,让她看里面精致绚丽,璀璨夺目的各色舞衣。

这是菊夫人故居,与芙蓉阁的瑰丽相较,倒是显得清幽许多,虽然从院落中清理过后仍残存不少的枝枝叶叶上推测,这里当年曾有一番花果蔚茂,芳草蔓合的景象,但屋舍及内室都是色调素雅的,乌木窗格白窗纱,幔帐多为青色,十分清冷。唯一的例外便是这衣橱,一打开给人的感觉是满屋色彩都被锁在了这里。

“原来你有这么多好看的衣裳。”蒖蒖抚着那些如烟云一般的纱罗,不由感叹。

“其实这些都是菊夫人的。”香梨儿笑道,“院子打开后我们发现里面很多她用过的物品都还在,包括这些舞衣。仙韶院使已经取走很多了,这几件是留给我的。”

说得兴起,她又牵蒖蒖走到梳妆台前,拉开一抽屉,让蒖蒖看:“这里还有一柜子的妆品,大多没怎么用过。虽然搁到如今也不能用了,但这些胭脂粉盒都很精美,我也舍不得扔。”

那些妆品盒子金银、漆器或木制的都有,或雕花錾刻,或镶嵌珍珠螺钿,琳琅满目,煞是好看。

蒖蒖拾起一个粉盒,打开赏玩,发现里面隔层有三道,一层置粉扑,一层盛妆粉,最下面一层没有妆品,却有一张叠起来的纸。

蒖蒖取出纸,展开看,几行龙蛇飞舞的字旋即跃入目中,看得蒖蒖眼花缭乱,却也没认出几个。

这菊夫人听起来是个绝代佳人,怎么笔迹竟如此狂放?蒖蒖想着,正准备搁下那页纸,忽闻香梨儿从旁说了句:“这不是翰林医官院开方子用的便笺么?”

蒖蒖一愣,重新看去,果然辨出这是御医们用的处方笺,继而感觉到,这字迹有点眼熟,跟上次官家向众人展示的张国医的字有点像。

“姐姐,菊夫人得的是什么病?”香梨儿好奇地问,显然她也是认不出上面的字的。

“呃,这病有点复杂……”蒖蒖思量着,问她,“能不能让我把这处方笺带走,找个医官问问,下次告诉你?”

香梨儿爽快地答应:“姐姐问清了告诉我就行了,这便笺和粉盒都带走,不用还我了。”

蒖蒖迅速去翰林医官院,找到韩素问,递给他这页纸,要他解读。

韩素问一看就乐了:“如此狂草,这显然是我们医官的字呀!”

他很快解读出上面的字:“空赐罗衣不赐恩,一薰香后一销魂。虽然舞袖何曾舞,常对春风裛泪痕。”

蒖蒖听后诧异道:“原来不是开的方子……听起来像是一首情诗。”

“嗨,什么情诗!”韩素问不以为然,“我们医官虽然非富非贵,但给喜欢的姑娘写信,好看的信笺总能买起几张的吧?用处方笺写给姑娘,那不是说人家有病么?”

蒖蒖不禁莞尔:“那你说说这诗是什么意思。”

韩素问低头细细品读一番,然后道:“我觉得吧,这是写给一个会跳舞的姑娘的。从诗意看,这个姑娘获得了官家或者什么贵人赐的舞衣,她很珍惜,经常给舞衣薰香,但是一想起赐她衣裳的人并没有给她想要的恩宠,就觉得很悲伤,虽然穿上了舞衣,但没有跳舞,而是频频用袖子抹眼泪。”

“那这诗为什么会写在处方笺上?”蒖蒖追问。

韩素问想了想,道:“多半是这个姑娘整天悲伤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家人一看,觉得病得不轻,就去找医官给她诊断。那医官一见就明白了,于是开了这方子扔给那姑娘,意思是:你得的是相思病,得治!”

蒖蒖佩服得连连赞叹:“可以呀!听起来很有道理。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头脑这么灵光,诗书也学得好。”

韩素问骄傲地扬首:“那是!当初我考入翰林医官院时,可是第一名呢!”随即展颜一笑,对蒖蒖道,“我也在练狂草,来,我给你看看,一会儿你说说,练到你认不出的程度了么?”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