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升职

作品:《司宫令
司宫令有声小说,武侠小说网在线收听!

冬季宜进补,赵皑见凤仙煲的汤颇有食补功效,便命她煲了一盅,自己带着她亲自给郦贵妃送去。郦贵妃含笑收了,听凤仙说了此汤妙处后,又留赵皑叙谈半晌,见他不时提起蒖蒖,亦心领神会,便唤来蒖蒖,要她送二大王回去。

蒖蒖送赵皑步入锦胭廊,说了声“二大王慢走”,便欲转身回来凤阁,赵皑立时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手指前方,说:“大哥就是在那里第一次见到冯婧的。”

蒖蒖诧异地问:“他们初次见面不是在集芳园么?”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赵皑向她招手,“来,往前走走,我告诉你怎么回事。”

因着对太子与冯婧之事的强烈好奇,蒖蒖回到廊中,一壁听赵皑讲述那段廊下初遇的往事,一壁不自觉地随他走了下去。

凤仙跟在他们后面,见赵皑兴致勃勃地与蒖蒖说着话,并没有回顾自己的意思,不免有些落寞,自行落下几步,与他们拉开一段距离。

听赵皑讲完,遥想二人翩翩风采,蒖蒖不由叹息:“可惜了,本来多好的一对才子佳人,随便撞一下都撞得这么美……”

“这个主要看人。”赵皑道,“冯婧是娴雅端淑的美人,又身处这颜色绮丽的锦胭廊中,怎么看都是美的。所以人家这初见,自然有诗情画意。不像某人,当初骑匹脏兮兮的马,握着条鞭子就来偷窥半裸男子……啊……”

那声“啊”是被蒖蒖击落在他手臂上的巴掌激发的。蒖蒖虽跟凤仙说过与赵皑初遇之事,但并未说他们光腿打马球等细节,如今听他这样说笑,担心被凤仙误会,又气又急,忍不住便动手了。

赵皑却还不住口,护住被她打的右臂,又补充道:“……还两个。”

蒖蒖只觉眼前一黑,旋即双目怒瞪,双手连挥,又啪啪啪地打了他好几下。赵皑只笑着招架,完全不愠不恼。

凤仙在后面看着,唇边系着面对贵人时无懈可击的微笑,在他们手臂相触的时候默默垂下了眼帘。

以往虽说皇帝的膳食名义上由裴尚食料理,近年来皇帝却更依赖柳婕妤。皇帝膳食与众不同,称“御膳”,御厨中有多达两百余名的厨师,称为“膳工”,另外还有两百余名打杂供膳的“膳徒”,均由御膳所管理,但每日食谱的制订和膳食先尝的工作应该尚食来做,而这两年来这些事大多都由柳婕妤代劳了,还常常自行进献饮食给皇帝。

不过如今柳婕妤有孕在身,皇帝担心她过于劳累,且也不适合再主御膳先尝之事,便示意裴尚食,另选一位年轻的尚食局内人协助裴尚食做这些事。

裴尚食观察众内人,觉得凤仙行事稳重,入宫以来从未出错,清华阁中工作也做得可圈可点,又颇懂食补之道,便有意提拔她,将她叫来告知此事。不料凤仙竟不受这天大的恩泽,跪下对裴尚食道:“奴出身民间,厨艺与宫中内人相较并不出色,且入宫未久,规矩都未曾学明白,幸而被分到二大王阁中,他待人随和,不苛求礼仪细节,奴才能平安度日至今。若去官家身边,奴怕每日战战兢兢,难免出错,恐怕会辜负尚食举荐之恩。”

裴尚食好言相劝,凤仙仍不答应,见裴尚食皱起了眉头,凤仙忙轻声道:“奴倒是想到一个合适人选,比奴合适十倍。”

裴尚食问是谁,凤仙答道:“吴蒖蒖。她与奴一样来自浦江,当初尚食局选拔时,她的名次是高于奴的,是秦司膳首选之人,可见厨艺比奴精妙。而且她味觉异常灵敏,之前来凤阁的青盐,便是她尝出异味的,官家身边的尚食内人,最要紧的不就是味觉灵敏么?”

裴尚食斟酌着道:“吴蒖蒖确实不错,但性子过于活泛了些,不够稳重。”

凤仙道:“蒖蒖是比较活泼,但这在官家看来,未必是坏事。若官家只喜欢稳重之人,来凤阁和芙蓉阁都不会是如今的情形。”

裴尚食霎时面色一沉:“慎言!”

凤仙立即伏拜于地:“奴失言了,请尚食责罚。”

裴尚食未立即做决定,但凤仙所言也记在了心里。

这几日尚食局命年龄稍长的内人们对十来岁的小内人进行基础厨艺培训,有一项是将菌蕈处理后做包子馅。大多数内人都是洗净菌蕈后简单地用水煮熟,然后切碎调馅料,而裴尚食发现吴蒖蒖在煮菌蕈时切了几片姜投进滚水里,并对她教导的小内人说:“有些菌蕈是有毒的,我们不一定认识所有的菌蕈,为了安全,最好在煮它们的时候投入几片姜或几颗蒜,如果菌蕈有毒,姜和蒜就会变色。”

秦司膳见了低声对裴尚食道:“吴蒖蒖倒是领会了宫中饮食的首要原则——安全。”

裴尚食未表态,继续默默地观察蒖蒖举动。

培训刀工时,内人唐璃忽然扬声对自己教导的小内人喝道:“都说过多少次了,切菜时你左手手指要收着,别直直地趴在菜上,很容易切到手!”

那小内人被吓得哭起来。秦司膳便提醒唐璃勿高声喧哗,唐璃答应,但忍不住又嘀咕一声:“之前便反复叮嘱过她,她就是记不住。”

蒖蒖见状,来到那哭泣着的小内人身边,用手巾给她擦干泪,好言抚慰,然后自己提起小内人的刀,微笑引导:“妹妹,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这把刀其实是有灵气的,每次你右手提起它的时候,你就会瞬间变成一只猫哦……”然后她向小内人亮出自己的左手,“你的左手这时也不是手了,会变成圆滚滚的猫爪。”

她左手随之聚拢,呈拱形,笑着朝小内人晃了晃,接着把刀递到她右手中:“你再试试。”

小内人愣愣地想了一会儿,重新面对砧板,提刀置于砧板上时,不断提醒自己“猫爪,猫爪”,她的左手手指果然向内收拢,切菜时再也不直伸出去了。

裴尚食与秦司膳相视而笑,回想凤仙所言,渐觉并非全无道理。

而这时来凤阁的胡典膳向郦贵妃提出了辞呈。因为多年来未尝出青盐里的异味,导致贵妃为药物所害,身体受损,她一直愧疚,且惴惴不安。虽郦贵妃顾及多年情分,没有追究,胡典膳思前想后,也不敢当作什么都未发生一样继续料理贵妃饮食,遂提出愿自降品阶,作为普通内人回到尚食局工作。

郦贵妃挽留几番,但胡典膳去意已决,坚持辞职,郦贵妃便把裴尚食请来商议。裴尚食也说胡典膳确实犯了错,于情于理都不应该不受惩罚仍居原位,否则难以警诫众内人,降职重回尚食局是适当的处置方式。郦贵妃遂同意放人。

裴尚食便又向贵妃提出了她对主理来凤阁饮食之人的调动方案:将冯婧升为典膳,接替胡典膳的工作,并带两名厨艺超群的尚食局内人同往来凤阁,料理贵妃饮食。而吴蒖蒖,建议调往福宁殿,协助尚食做御膳先尝的工作。

郦贵妃沉吟许久,最后道:“御膳先尝让蒖蒖来做自然是稳妥的,不过骤然调动不知她心里会怎么想。她此前于我,可说立了大功,这些事,我想先和她商量,问问她意见。”

皇帝夜间一向不进食,但想起今天这日期正是他当年纳郦贵妃为妾的日子,便于傍晚过来,陪郦贵妃饮了几杯酒,吃了些小菜和点心。

两人闲话家常许久,皇帝似乎还没有离开的意思,郦贵妃望了望门外,忽然唤内侍过来,说外面飘雪了,要他们准备好官家的斗篷,带好伞具,稍后护送官家回福宁殿。

如此,皇帝只得起身告辞了。

内侍簇拥着皇帝离开。蒖蒖看着那些尚余许多的点心和小菜,轻声问贵妃:“官家显然是想留下来的,娘子为何……”

郦贵妃摇摇头,道:“他不是想留下来,只是觉得今夜是他欠我的,他应该留在这里。”

蒖蒖便不好多言。

郦贵妃黯然饮下一杯残酒,借着几分醉意,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起初,我便是太后硬赏给他的,他本不想要,却不便拒绝,于是,本着向帝后尽孝的心,接纳了我……后来,安淑皇后病重,齐太师想逼他娶党羽之女,他便故意每夜宿于我房中,但大多时候不是通宵看书,便是早早睡去,很少与我有话说……柳婕妤入宫后,我这里便彻底冷清了,现在他过来,也不过是愧疚罢了……”

她搁下酒杯,向椅背靠去,闭上双眼,须臾一滴泪自眼角滑落:“他从来,就没有,真正地喜欢过我呀……”

听得蒖蒖有些手足无措,不知如何安慰她。想了想,倒热水拧了一块面巾,递给贵妃擦脸。

“今日裴尚食跟我说,想调你去福宁殿。”拭净泪痕,郦贵妃转而言道,“我没立即答应她。我想,你应该会希望去二大王身边吧。”

“啊,不,不!”蒖蒖立即否认,“我对二大王没有任何妄念。”

郦贵妃讶异地睁开了眼睛:“我以为你们……”

“只是二大王爱跟我开玩笑而已。”蒖蒖斩钉截铁地断言。

“哦,是么……”郦贵妃有些失望,思索片刻,忽然又问,“以前你跟我提起过你宫外的老师……他应该还比较年轻吧?”

这问题在蒖蒖意料之外,她迟疑一下才回答,“是的,二十多岁。”

郦贵妃了然道:“所以你喜欢的是他。”

“也不是……”蒖蒖欲否认,但语气听起来明显虚弱许多。

“那你为什么还入宫呢?”郦贵妃叹道,“宫里又不是什么好去处,你在宫外跟老师好好过日子不好么?”

蒖蒖沉默半晌,终于决定说出实情:“因为我要找我妈妈。”

随后在郦贵妃追问下,她把家中变故、入宫经过,以及与程渊的对话全告诉了贵妃。

“原来是这样……”郦贵妃思忖,最后凝视着蒖蒖诚恳地说:“你母亲的名字我也没有听说过,很可能是化名。她到底是谁,也许真的只有程渊知道了。程渊是慈福宫的人,我也不能指使他,迫他说出真相。如今看来,你去福宁殿倒是个不错的选择,成为官家身边的人,程渊也不得不敬你三分,也许不久之后,你再问他,他就会说出你母亲下落了。”

这事便这么定了。郦贵妃随后向皇帝重提蒖蒖在青盐及冯婧身世一事上立下的功绩,并结合裴尚食给她的褒奖之词,建议升她为掌膳。而冯婧升为典膳后正好空出个掌膳之职,皇帝欣然采纳,将蒖蒖升为掌膳,命她协助裴尚食,掌御膳先尝之事。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