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神农(1/2)

作品:《司宫令
司宫令有声小说,武侠小说网在线收听!

,最快更新司宫令最新章节!

4.神农

“她身上染有先帝的衣香,先帝又表示好事将近,我又能再说什么?她没有抗拒的意思,难道我要公开反对,毁人前程么?”沈瀚喟然长叹,“我回家后闷闷不乐,病休了一些时日。其间恩师来看我,提起他有个女儿待字闺中,有意许配给我……不久后,这个姑娘便成了我如今的夫人。”

蒖蒖一阵叹惋,问他:“参政后来没发现裴尚食并未成为嫔御么?”

沈瀚道:“先帝说要等些日子再公布……后来再不提此事,我以为天恩难测,或有什么变故……而我已成婚,也无法改变现状了。”

“还有那桩喜事,”蒖蒖再问,“先帝指的是长公主下降之事,参政后来也没收到那份包括圆欢喜的喜饼么?”

沈瀚讶然举目与她相视,良久后深深地垂下头去,“唉,长公主下降是在我携夫人赴外郡任职之后,我没收到那份喜饼。”

阴错阳差,就此断送裴尚食一段姻缘,半生喜乐。

蒖蒖听沈瀚解释,明白于理对其难以苛责,然而想起他一念之差令裴尚食孤独终老,又觉他领受裴尚食此前对他的种种怨怼也不算太冤枉。对他不便责备,要安慰却也说不出口,默然与他相对片刻后,蒖蒖朝他施礼告辞,退至外间。

堂中独处的沈瀚追忆前情,引袖拭拭眼角,颇为感伤。想起孙洙那阕《河满子》,亦似此前曾玠那样,以指叩桌面,一人轻声吟唱此词下阕:“黄叶无风自落,秋云不雨长阴。天若有情天亦老,摇摇幽恨难禁。惆怅旧欢如梦,觉来无处追寻。”

这词蒖蒖当初听曾玠唱后回来查阅过,如今知道了沈瀚与裴尚食的往事,再听这下阕更是无限感慨。随后几天蒖蒖私下常琢磨这词,有次不自觉地低声吟唱,被裴尚食听见,蹙眉问她:“你这小姑娘,怎么唱这种词?”

蒖蒖一愣,转而想到这可能是向裴尚食说明沈瀚当年心事,为她解开心结的契机,毕竟就犯错而言,一时糊涂造成的误会比刻意实施的遗弃值得原谅,遂展颜笑道:“这词我是听沈参政在待漏院唱过的,觉得好听,就学着唱了。”

裴尚食讶异道:“那朽木一般的老匹夫,竟会当众唱此词?”

“并非当众。那时众宰执还没进待漏院,他一人独坐时不知想起了什么,就开始唱这曲子。我在外间伺候,见他唱得直抹眼泪,就进去劝慰他几句,他感伤之下,与我说了一些往事。”

裴尚食不由更好奇,立即追问:“他告诉你什么?”

蒖蒖笑道:“别看沈参政如今如此顽固,其实年轻时也是个多情人。他说当年曾真心爱过一位姑娘,可惜因一场误会,错过了一段良缘……”

沈瀚与蒖蒖说起往事时其实叙述并不详尽,略去自己许多心路不提,而蒖蒖发挥说书人一般的天赋,凭借些想象添枝加叶,又把沈瀚刻意裁剪掉的细节补回来了,将那晚之事绘声绘色地尽数转告裴尚食,包括柏木衣香与欢喜团,只是不明说裴尚食姓名身份,只说是沈参政心仪的一位宫人。

裴尚食听了久久不言,面上平静一如既往,并不见情绪驿动,但蒖蒖一低眉时发现她垂于身侧的衣袖在颤。

“这老匹夫,真是倔得像头驴呀……”裴尚食终于出声叹道,“他就不知道开口问一问么?”

“他一心以为那姑娘与先帝木已成舟,大概不想多说什么,以免姑娘难堪。”蒖蒖轻声解释。

裴尚食徐缓地瞬了瞬目,抹去目中一点微光,亦不再多言,启步默默自蒖蒖面前走过。

下一次蒖蒖去待漏院时,裴尚食提出与她同往。

与沈瀚相遇,四目相对,沈瀚有些尴尬,赧然低下头去。裴尚食倒神态自若,依然冷着面问他:“御赐的雪花酥,参政品尝了么?”

沈瀚朝宫城方向一拱手:“谢官家隆恩,赐瀚饮食。不愧是天家玉食,十分甘美。”

见裴尚食闻言有自矜之色,沈瀚又忍不住低声补了一句:“只是……尚食以后可否少放些糖……太甜了……”

“太甜?”裴尚食竖眉侧目,抢白道,“这雪花酥的配方是我悉心研究多年才定下来的,糖用量控制得极为精准,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官家都说甜味合宜,沈参政想必是市井杂食进多了,影响舌头辨味。”

见她言辞不客气,沈瀚亦有两分火气涌至面上,似乎想反驳,但“你才”二字刚出口,一触及裴尚食目光,却又立即把后面的话咽下去,气馁地垂下扬起的手,嘟囔着道:“对,我原是乡野俗人,吃不出天家玉食的妙处,日后还请官家勿再赐我饮食,尤其是尚食做的,以免人说牛嚼牡丹。”

这番斗嘴看气势似乎裴尚食赢了,她微微扬着下巴在沈瀚目送下离去。然而一转至沈瀚看不见的方向,她即低声嘱咐蒖蒖:“看来沈参政口味清淡,以后给他的饮食油盐糖都可少放一点。”思量须臾,又道:“他如今体态渐丰,饮食确也应该再清淡一些。”

蒖蒖含笑一一受教,感觉到这二人虽然见面时仍是剑拔弩张的样子,但彼此心绪已悄然改变,就连斗嘴也带有几分隐隐约约的温情了。

被小黄门放错位置的调味罐蒖蒖私下调换了过来,并对那小黄门千叮咛万嘱咐,要他打扫之前先看清所有物品原来摆放的位置,切勿再弄错。小黄门唯唯诺诺地答应了,蒖蒖想起裴尚食味觉之事,仍不免忧心忡忡:自己当然会竭力为她隐瞒,但尚食身处这一要职,长期与饮食相伴,只怕迟早会被人看出端倪。

一日韩素问奉命将御厨送至医官院检视的调料送回来,在嘉明殿后偶遇蒖蒖,蒖蒖请他稍待片刻,迅速回尚食局取出两包自己新近做的雪花酥、圆欢喜等点心,让韩素问带回去品尝。

韩素问欣喜地接过,当即就打开取了块雪花酥塞进嘴里,闭目露出惬意表情,旋即连声赞美味。

蒖蒖笑道:“你若喜欢,我再取一些给你。”

韩素问忙摆手:“够了够了,我再多收你点心,别人会说我收受贿赂、侵占御膳了。”

蒖蒖道:“哪会那么严重。这些点心是我最近刚学会做的,一直担心味道不够好,所以反复调试,做了许多,想多请朋友品尝,提提意见。食材都是用自己的月俸买的。”

韩素问笑道:“已经做得很好了。你要相信自己的手艺和舌头。”

听他提起舌头,蒖蒖想起了裴尚食味觉之事,便对他道:“有件事正想请教你:一个人的味觉原本很灵敏,但渐渐退化,现在甚至尝不出盐和糖的区别,会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韩素问奇道:“你味觉退化了?”

“呸!”蒖蒖当即否认,“别胡说……是我以前家里的邻居,一位老婆婆。”

“哦,老婆婆呀,那不奇怪。”韩素问向她说明,“随着人的年龄增长,身体器官也会逐渐老化,不如年轻人好用。有些人眼睛花到看不清近处物品;有些人耳背,别人必须吼着说话他才能听清,都是年老出现的问题。老年人的舌头也容易老化,导致味觉退化,但每个人程度不同,很多老人只是表现得口味重,饮食喜欢多盐多糖,也有少数味觉严重退化,甚至丧失,最先尝不出的,往往是咸味。”

“那还能治好么?”蒖蒖追问。

韩素问如此作答:“如果因其他病引起的,还有治愈的可能。但若因自然老化,那就很难恢复了。”

见蒖蒖垂目无言,韩素问包好点心,又笑道:“你还年轻,不用太担心。有什么头疼脑热的尽管来找我,老了我教你养生,保证你味觉不会丧失……我得走了,稍后还要出义诊,帮一位皇城司朋友的表弟的堂叔诊治。”

蒖蒖瞠目道:“你交游还真是甚广,上次是书院、画院的朋友,这会儿又多了个皇城司的朋友。”

韩素问又露出他灿若阳光的笑容:“医官朋友多很正常。世人都喜欢和医官交朋友,因为迟早用得上,自己用不上家人也能用上。通常他们第一次接触我,都怀着明显的目的。”

蒖蒖讶异于他心思之通透,问:“那你还能交到好朋友么?”

“能呀,”韩素问大笑,“你不就是这样交到的吗?”

蒖蒖一怔,想到自己起初与他往来,的确主要是找他打探各种事,不禁脸一红,颇显尴尬。

“没事没事,你别多心。”韩素问拍拍她肩,含笑道,“虽然如此,但我相信,只要我诚恳待人,你们迟早会被我折服,忘掉不纯粹的初心,除了头疼脑热,有好东西的时候也会想到与我分享……就像你现在一样。”

蒖蒖抬起头,与他相视而笑。

不远处,立于嘉明殿外廊庑下的裴尚食默默转身回殿中,不再继续观察他们。

她没有听见二人所说内容,但观他们神情,只觉甚亲密,忆起多年前另一桩往事,不禁有两分担忧。

“你与翰林医官院那位姓韩的小医官相识已久?”夜间在小厨房里与蒖蒖独处,裴尚食开诚布公地问她。

蒖蒖坦然答道:“不算很久,我们认识还不到一年。”

“我今日瞧见你与他说话,像是熟识的。”

蒖蒖忍不住笑:“他这个人就是跟谁都见面熟,第一次见都能热络得像多年老友。”

裴尚食沉默一下,还是决定直言忠告:“你是年轻内人,又于御前侍奉,与外界男子接触务必谨慎,若言行失当,一则惹人议论,二则……若自己情难自禁,更易引来大祸。”

蒖蒖想到韩素问那模样,觉得甚难令自己“情难自禁”,笑吟吟地正欲解释,却闻裴尚食骤然提起一个人:“你听人说起过刘司膳的事么?”

所有本来要说的话霎时烟消云散,蒖蒖迅速摇头,两眼灼灼地盯着裴尚食,生怕她不继续适才提起的话题,又讷讷地道:“在殷郡王府时,曾听人说起,赞她厨艺超群,别的,就不知道了……”

“她的事,这些年来太后一直禁止宫中人议论,所以你不知道。”裴尚食道,“她在齐太师宅中长大,又得刘尚食倾囊相授,自然厨艺超群,只可惜,私下与一位医官来往,不获先帝许可,结果……很惨。”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