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真话

作品:《司宫令
司宫令有声小说,武侠小说网在线收听!

,最快更新司宫令最新章节!

2.真话

分派到各殿阁的尚食局女官内人们每五日会聚在一起,聆听裴尚食教诲,交流近期经验心得,讨论完职事,往往便进入了闲聊宫中新鲜趣闻轶事的时段。这日也不例外,待裴尚食讲课结束,身影消失在门外,庄绫子便眉飞色舞地与众女说:“你们听说了么?翰林医官院最近考试甄选提拔年轻医官,本来韩素问考了第一,但几位考官一合计,竟改了规则,硬加入一项‘医官评价’,让老太医们给考生们写评语,结果这一项韩素问成绩没第二名好,升从七品翰林医官的机会就这样没了。”

韩素问落选的事蒖蒖之前也听说过,只是不知是何原因。他目前的头衔是“翰林医学”,从九品,虽然平时也被人尊称为医官,但实际属于医工。这次考试要从医工中提拔一位升为从七品的“翰林医官”,那就是不折不扣的御医了,所以韩素问为此认真准备了很久,白天频频出诊,夜晚秉烛苦读,对这职位志在必得,万万没料到,他会输在医官评价这一项。

众内人纷纷叹惋,都说平时看韩素问待人挺好的,朋友又多,没想到这么不讨上司喜欢。

不讨上司喜欢。

蒖蒖迅速抓住了重点。她近来一直在思索如何才能不讨喜,令自己在下次官家放内人出宫时被列入名单,始终没个觉得可行的方案,忽然听到韩素问之事,顿时豁然开朗:原来韩素问就是不犯罪地不讨上司喜欢的人才呀!必须尽快去找他,请他介绍一下可以借鉴的经验。

蒖蒖很快找了个请医官检验食材的由头,赶往翰林医官院。到达时韩素问不在,其他医工说他跟随邓太医出诊去了,不过应该快回来了,请蒖蒖稍候片刻。

蒖蒖等了许久,仍不见他回来,便出了医官院大门,准备离开,不想正好看见韩素问与邓太医各提着一个木制医药箱,自外归来。

蒖蒖忙疾步迎上。韩素问看见她很高兴,刚要打招呼,忽闻“咔”地一声响,侧首一看,见邓太医的医药箱提梁一端榫卯脱离,医药箱摇摇欲坠。

韩素问立即伸手托住,邓太医迅速接过,也不顾提梁了,将整个箱子抱在怀中。

邓太医年逾五旬,身材瘦小,抱着医药箱看上去相当吃力。韩素问便建议:“邓太医,我的箱子是上月发的,很新,不如换给你用吧,我用你的。”

邓太医头摇得像拨浪鼓:“不妥不妥,我这箱子用了多年,腐朽不堪,怎能与你新的交换。”

“没事,”韩素问笑道,“老箱子材质都是很好的,我带回去修一修,漆一漆,就跟新的一样。”

言罢就热情地伸手去接邓太医的箱子:“你老人家一会儿又得去北大内出诊,这箱子一定得及时换了……”

邓太医嗖地抱着箱子转向他够不着的方向,坚决推辞:“我箱子里东西太多了,你箱子装不下。”

“不会。”韩素问提起自己箱子给他看,“我箱子长宽跟你的一样,还要比你的高一点呢,东西再多都能装下。”

说着手又伸向邓太医的箱子,邓太医一壁连声称“不用”,一壁紧紧护住自己箱子不让韩素问碰。韩素问只当他是客气,下定决心要做这好事,便不由分说地要去夺那老箱子。两人你来我往拉扯几个回合,邓太医手一滑,那箱子突然坠下,箱盖分离,里面的药物、器材、笔砚、处方笺散落一地。

而两枚圆溜溜的银锭从中闪亮地跃出,在阳光下闪烁着雪白的光芒,一路欢快地滚着,直滚到蒖蒖足下才停下。

韩素问瞬间安静了,盯着那两枚银锭看了许久,渐渐明白了邓太医不让自己碰他医药箱的原因。

这十有八九是适才出诊的人家额外给他的谢礼,金额甚大,按理说翰林医官不应该收的。

反应过来后,他立即奔至蒖蒖面前,从刚刚拾起银锭的蒖蒖手中接过银子,又跑回邓太医身边,双手奉还给他。

而邓太医“哼”了一声,重重地一拂袖,银锭和医药箱都不要了,愤然离去。

韩素问目送他远去,再看看跟过来的蒖蒖,露出了尴尬的笑。

人才呀人才,这就是值得我上下求索,苦苦求教的人才!

蒖蒖再次肯定了这个结论。

“这种事,你没少干吧?”蒖蒖问韩素问。

“唉……”韩素问惘然叹息,“也不知怎的,隔三岔五就出一桩,我明明都是想做好事的呀……”

蒖蒖又问起医官考试之事:“你到底做了什么,竟然能让考官临时为你修改规则,联合老太医们一起把你刷下?”

韩素问道:“我也思考过这个问题,经同僚提示,我觉得跟我上次谢绝三大王赏赐有关……上次三大王偶感风寒,王太医带我去给他诊治。王太医诊断后让我给三大王刮痧,我刮完了三大王很满意,分别赏了王太医和我很多钱。我就推辞不收,说我们在翰林医官院做事,月俸已经远比民间医者诊金丰厚,每年衣裳用具又都不用自己花钱购买,再收贵人如此多赏钱怎能心安。三大王还是要赏,我一急,就说:‘我是来行医的,不是来讨赏的。’三大王只得作罢,连声夸我品性高洁……然后王太医也表示不能收赏钱,流着泪把手中的银子还了回去……”

“你瞎说什么大实话。”蒖蒖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么义正辞严地当着王太医面谢绝赏钱,他又怎么有脸独自收下?流着泪退回银子,心里还不知怎么骂你呢。再回去告诉其他太医们,肯定很多人会觉得你是刻意在三大王面前表现,讥讽他们。”

“可不是么……”韩素问黯然道:“当时我完全没想到这一层,只顾着把内心的想法如实说出来,没想到会得罪这么多人。”

把内心的想法如实说出来……蒖蒖很快提炼出这条能得罪人的黄金法则。

韩素问见她状若沉思,又好心叮嘱:“我这教训你可要记住了,在上司或贵人面前说话一定要委婉,凡事三思而后行。我这次只是没考上医官,但你可是在官家跟前做事,若稍有闪失,轻则遭冷遇,重则被放出宫,那就不好了。”

蒖蒖与凤仙说起韩素问之事,凤仙不禁大笑了一番。蒖蒖又小心翼翼地问她:“依姐姐看来,若我像韩素问那样逢人便说实话,是不是很快会被人讨厌?”

“会。”凤仙收敛笑意,正色道,“真话是很多人不愿意面对的。若一个人频繁对别人的缺点短处直言不讳,又或者建议别人做应该做但不想做的事,都会惹人讨厌。忠言逆耳的道理人人都懂,但绝大多数人都难以采纳忠言。真话和讲真话的人就像靴子里的小石子,指甲边长的倒刺,虽然不会对人造成多大伤害,但就是让人不舒服,必须去之而后快。”

蒖蒖便放心了,笑道:“那我决定以后都讲真话了,希望尽快被大家赶出宫去。”

凤仙沉吟,须臾道:“我看行。只是让人不舒服,并非犯罪,借此全身而退的希望还是很大的……不过你聪明伶俐,很难做到像韩素问那样举重若轻地得罪人而不自知。”

“我知道像韩素问那样浑然天成地不通人情世故,是需要天赋的,”蒖蒖道,“我肯定望尘莫及,但是我会学。”

不久后蒖蒖便找到了一个实践的机会。

那日皇帝听到边疆捷报,龙颜大悦,吩咐御膳所今日午膳多上两道菜。

官家口中的“两道”,御厨可不会仅仅理解为两道,立即按国宴标准准备,前后一共上了三十道,还不包括点心果子糖水。一行院子家浩浩荡荡地托着这些膳食赴嘉明殿,经层层传递,一道道摆在了官家的面前。

皇帝举箸进食。因一连数夜操劳于国事,风寒入骨,搛菜时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蒖蒖闻声一凛,旋即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有一个大实话她酝酿已久,早就想跟官家说了,无奈发乎情,止乎礼,每次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如今既然决定要处处讲真话,不如就以此开局吧。

“官家,”她朝皇帝欠身,直言建议,“以后进膳时,可否容奴为官家多备一副银箸,专供搛菜所用?”

皇帝明显有些诧异,暂未回答。

蒖蒖继续说明原因:“官家每次进膳,菜肴少则十余道,多则数十道,官家从未吃完过。而剩下的菜,我们会按官家吩咐,分给官家殿中的内侍和内人食用。这原是出自官家爱民之心,让寻常宫人也能品尝到御膳,受惠者莫不感恩戴德。只是,官家进膳仅用一副箸,搛菜和送入口中的都是这一副,如此,再将剩菜赐予宫人,未免……不洁。”

一旁侍立着的入内内侍省都知张知北听得目瞪口呆,当即呵斥:“吴掌膳,慎言!”

蒖蒖也十分忐忑,觉得头皮隐隐发麻,但还是一咬牙,坚持说了下去:“譬如今日,官家已染风寒,唾沫经所用之箸沾染菜肴,再给宫人食用,那些宫人便很可能因此患病,这岂不有悖官家赐御膳的初衷?”

说完殿内鸦雀无声,而蒖蒖暗地里长吁一气。终于将长期深埋于心的话说了出来,顿时感到一阵舒爽。而且,她偷眼打量官家,觉得自己的目的应该达到了,堪称首战告捷。

官家阴沉着脸,冷眼看面前御膳,良久不发一言。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