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梦魇

作品:《司宫令
司宫令有声小说,武侠小说网在线收听!

,最快更新司宫令最新章节!

8.梦魇

林泓近来异常疲惫。聚景园寝殿竣工在望,细节却还有颇多需要推敲处,林泓每夜均挑灯看图纸,冥思苦想。而册礼宴会的看盘也是一大不易完成的任务,除了每日教授翰林司内侍,那株需要他凭空创造的苍松古树更是令他耗尽心力与体力。先描绘出心中理想的树形,再在御苑园丁提供的树枝树桩中精挑细选,用木工工具处理粗枝,较细的枝条曼妙的线条却通常是他一枝枝徒手弯折而成。纵有学徒帮手,但一看他们处理得不合心意,少不得又自己重做一遍。他做事一向力求完美,设计好的枝条就算别人赞不绝口,他也会默默反复端详,看到自觉有缺憾处,又一遍遍修改,一日面对苍松往往会站着劳作六七个时辰,其间甚至不愿停下来饮水进食,而夜晚改完聚景园图纸后,可供睡眠的时间便不足两个时辰了。

如此多日,人颇憔悴。这天如常在大庆殿东庑拼接树枝,忽感一阵眩晕,身子晃了晃。在旁观看他创作的入内都知张知北忙出手相扶,见他面色苍白,眼周青黑,当即唤来几名小黄门,让他们送宣义郎去翰林医官院。

见张都知派人送来,翰林医官院亦不敢怠慢,立即请出郭思齐为林泓诊断。郭太医望闻问切一番,确定是疲劳所致,嘱咐林泓暂且在医官院内休息,今日勿再劳作,又让韩素问为林泓按摩头部及肩颈。片刻后林泓缓过神来,韩素问见他面色转好,笑着建议他去堂中闻闻香,品品茶。

那医官院堂中窗明几净,博山炉里飘逸而出的香气以龙脑为主,令人耳目清明。林泓缓步入内,在韩素问的介绍下开始仰视堂中所悬的历代名医画像。前面几幅绘着世人耳熟能详的神医,例如扁鹊、华佗、张仲景、孙思邈,随后是一些国朝国医,大多为翰林医官院的著名医官。

意识到后面那些医官的身份,林泓心跳加速,呼吸又渐趋急促,前行的步伐愈显沉重。将走至最后一幅画像前时,他有些踟蹰,但在韩素问热情引导下终于还是继续启步,徐徐朝那最后一名国医走去。

果然是他。那清瘦的面庞,冷峻的神情都与记忆中一样。林泓顿感气血上涌,不自觉地捂住胸口,开始喘不过气来。

而韩素问浑然未觉,两眼热烈地盯着那幅他心目中神祗的画像还在滔滔不绝地介绍:“这是张云峤张国医,官家最信任的大国医,治好过很多人……非但医术好,估计还成了仙,有事对着画像祈求于他会特别灵验。我每逢考试都要拜他的,可惜上回考试时这厅堂修葺,把名医画像撤下收在库房中,使我不得向他祷告许愿,所以就没考上……”

他的讲述被“咚”的一声响打断,那是晕厥的林泓头撞在一旁的柱子上发出的声音。韩素问诧异地侧首,见林泓与木柱交错而过,斜斜地倒了下去。

林泓陷入一阵黑暗混沌中,须臾似乎又有了意识,发现自己化作了五岁的孩童,眼前间或有零碎画面闪过:

双目红肿的母亲打开他卧室的门,牵起他,说:“泓宁,走,我们去见你爹爹。”

母亲牵着他,走进一处晦暗隧道般的所在,那里有一道道带锁的门,每道门边都站着几名卒吏,他们看看母亲手里的凭据,冷漠地开了锁。母亲就这样带领着他,走向那阴冷潮湿,两壁都是囚牢的隧道最深处。

一名男子从最里面的囚牢中走出,手里提着一个医药箱,发现母子二人,他驻足而立,冷冷地注视他们。

母亲浑身颤抖,怒不可遏地冲过去,大声斥问那人:“你为什么在这里?你又对我夫君做了什么?”

那人并不回答。母亲素日是那么温柔的淑女,此刻竟难抑满腔愤懑,伸手劈头劈脑朝那人打去。那人也不躲闪,任她打了很多下才一把握住她手腕,将她甩开,然后大步流星地出去,消失在入口光亮中。

他跟在失魂落魄的母亲身后走进囚室,见父亲躺在地上稻草堆中,囚衣上满是伤痕染成的血污,大多已经干成褐色了,双目紧闭,眉头深锁,一点血色也无,整个人看上去如同石雕。

母亲试了试父亲鼻息,眼神和动作都瞬间凝滞了,良久后才抱住父亲放声痛哭。

而他只是站立在一旁呆呆地看,尚未意识到这就是死亡,而父亲的死亡意味着什么。

母亲强抑悲声,振作精神为父亲换上自己带来的衣裳,并为他梳头。当她手托起父亲后脑处时,似乎感觉到什么,迅速推父亲侧身,拨开他脑后的头发,凝眸寻找。

她从那里缓缓拈出了一枚银色毫针,末梢处的紫红色血迹衬得针尖的光芒格外雪亮。

凝视着那点冰冷的光,他止不住地战栗起来,首次感觉到了对生命丧失的深深恐惧。

囚室景象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母亲临终时的房间。

她颤巍巍的手抓起枕边一个木匣子,递给他。

他愣怔着打开,毫无准备地,任那一点毫针的冰冷光芒再一次刺痛了他的眼。

“那个人,叫张云峤,太医张云峤……”

母亲用尽最后的气力,喃喃道。

这是他多年来反复出现、难以摆脱的梦魇,常在半梦半醒之间出现,令他分不清是梦还是从深锁的心间逃逸而出的回忆。从小到大他不知道被这梦魇惊醒过多少次,经常会泪流满面,乃至大声哭喊,幸而,有洛微,每次听见他叫喊,她都会奔到他身边,搂着他柔声安抚:“有姐姐在呢,不怕……”

林泓徐徐睁开眼。空气中弥漫着温暖的药香,因四周安静,甚至能听见药罐里熬煮的药汁在火上汩汩翻腾的声音。

他自榻中坐起来,只觉眼前景象在荡漾,一时间有些恍惚,不知身处何方。

房中一隅有个小茶炉,炉上搁着一个熬药的砂罐,而一个身姿窈窕的姑娘背对着他,正手持蒲扇,坐在炉边扇着火,不时低首查看药罐内汤色,少顷,大概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她站起来,轻轻舒了舒腰,松了口气。

林泓双目潮湿,迈着飘浮的步伐向她走去,自她身后伸臂拥住了她。

她受了一惊,略一挣扎,旋即意识到是他,便安静下来,乖巧地依于他怀中,保持着沉默。

像怕她忽然逃逸,他将她搂得更紧了,下颌轻抵在她额发上,他闭目,控制着鼻端的酸楚,梦呓般唤出适才萦绕于心的名字:“洛微……”

她浑身一颤,姿势瞬间变得僵硬。然后她轻轻挣脱他的拥抱,转身看向他,努力朝他微笑:“林老师,药熬好了,我给你盛一碗。”

柳洛微最近颇不顺心。见太后凤体违和,她四处寻访、花重金买来许多珍稀药材和补品送至慈福宫,没想到被太后原封不动地退了回来,并让人传话道:“老身体虚,怕受不得这般进补,还是柳娘子自己用吧。心肝肠肺若有什么不妥,还望尽快调理好了,早日为官家再添一个皇子。”

将这话琢磨了好几遍,柳洛微又差人去请程渊来芙蓉阁,三番四次地邀请,程渊才勉强前来,躬身问她所为何事。

柳洛微将太后退礼品之事说了,问程渊:“这些年我侍奉太后不可谓不尽心,然而太后始终不待见我。此前受程先生提醒,我已很少为官家做饭,舞如今也不跳了,太后却为何对我依然如此冷淡?”

程渊道:“太后前半生曾随先帝颠沛流离,后半生居于这修罗场般的后宫,什么人没见过?娘子做过的事,她看在眼里,娘子的用心,她不看也知晓,以后娘子再怎么孝敬她,只怕她也很难消除对娘子的成见了。”

柳洛微屏退左右,再对程渊微笑道:“程先生且说说,太后看见我做什么了。”

程渊淡淡道:“御厨、翰林司和仪鸾司大幅虚报账目,大约开始于三年前,而那时,正是官家让娘子替代裴尚食掌御膳先尝的时候,娘子起初只是代裴尚食品尝御膳或为官家做菜肴,后来便插手监管御厨账目,从此后,与御膳、宴会相关的账目便不清不楚了。”

柳洛微一哂:“程先生慎言,我一弱女子,哪里指挥得了那些官吏做这事。”

“所以,此前入内内侍省和宣徽院必然早有了娘子打点好的人。”程渊道,“娘子借御厨、翰林司、仪鸾司敛财,又拿获得的财物继续贿赂朝廷命官,几番下来,宫里朝中估计已有了娘子不少亲信。”

柳洛微也不否认,轻叹道:“我出身低微,在宫中毫无根基,若不找些可适时援助我的人,只怕早已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后宫中。”

“娘子收手吧,继续下去,难免引火烧身。太后早已看出你的心思,见官家独宠你,又不便直言,便想出了召民间女子充实尚食局的法子,最后阴错阳差,冒出个吴蒖蒖,改变了娘子把持操纵御厨的局面。有她在,娘子就算生产了也不能重掌御膳先尝,所以那些账目也没有理由监管了……”程渊停下来,着意看了看柳洛微,又道,“说到这里,娘子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吴蒖蒖宫外遇险的事?”

“什么遇险?与我无关,程先生请勿无端指责。”柳洛微冷面道。

程渊朝她一揖:“程渊失言,还望娘子原宥。”

柳洛微又呈出温和笑意:“程先生言重了。我知你句句出自肺腑,原是为我着想。我在宫中举目无亲,幸得先生关怀照拂,十分感激。我愿拜先生为义父,日后对先生便如父亲一般奉养,希望先生也能视我如女儿,太后面前,多为我说几句好话,凡事多加提点……”

“老奴没那福分。”程渊略略提高声音打断她,道,“我今日与娘子说这些,无非是觉得娘子有两分像一位故人,所以忍不住稍加提醒。日后该如何行事,还望娘子自行斟酌,老奴岂敢再干涉娘子之事。”

言毕,程渊转身欲出门,柳洛微却扬声唤他:“程先生!”

程渊止步,但亦没回首。

柳洛微起身,慢悠悠地踱步至他面前,意味深长地微笑着,问他:“菊夫人近来可好?”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