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赵怀玉

作品:《司宫令
司宫令有声小说,武侠小说网在线收听!

,最快更新司宫令最新章节!

3.赵怀玉

凤仙被赵皑退回尚食局,裴尚食暂时也没决定再将她派往何处,只让她每日帮着尚食局众女官做些琐碎的事。过了两日,芙蓉阁忽然有内侍来找凤仙,说柳婕妤请她过去,有事相告。

凤仙来到芙蓉阁中,赫然见服侍自己母亲的许姑姑在里面等她,一见她即唤着“二姑娘”,哭着下拜。

柳洛微于一旁向凤仙说明:“这位许姑姑最近每天守着和宁门,一见有内人出来就上前问她们认不认得你,要请她们传话。那些内人有些不认识你,有些虽然认识但不知她底细,怕惹是非,也不敢答应。今日玉婆婆有事出宫,又被她拉住询问,正巧我前日向玉婆婆夸过你,玉婆婆便耐心听她叙说,觉得她说的事关重大,还是让她直接告诉姑娘最好,便设法带她回阁中,让我请你过来。”

凤仙忙问许姑姑:“你怎么到这里来了?难道家中有何变故?”

许姑姑哭着道:“夫人过世了……”

凤仙脑中轰然作响,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两眉倒竖,含泪追问:“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害她?”

许姑姑道:“姑娘临行前警告过朱五娘子,要她照顾好夫人。前两年倒还好,朱五娘子有所顾忌,对夫人倒是不失礼数,夫人温饱无忧。但是今年,将军又纳了个颜十娘子,她仗着有宠,行事嚣张,对将军所有妻妾都十分无礼。朱五娘子也吃了她不少苦头,心有怨气,因夫人一直缠绵病榻,朱五娘子觉得夫人花了家里不少钱,怨气转到夫人身上,对夫人便越来越不耐烦。后来她想出个一箭双雕的计策,让底下人造谣,说将军本来有意把颜十娘子娶作正室,但因为夫人尚在,莫可奈何,颜十娘子就只能从妻降为妾了。颜十娘子听了竟然信了,明里派人日日到夫人面前挑衅,暗里扎小人诅咒夫人。朱五娘子也故意在我为夫人煎药时借故叫我过去问话,让颜十娘子的人有接近药罐的机会,然后,她们不知道在药里加了什么,夫人服药后病越来越重,上月就撒手离去了……”

许姑姑说着说着又是一阵大哭,凤仙倒是没放悲声,双唇微颤着又问:“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许姑姑道:“朱五娘子见夫人去世了,就到将军面前告状,说是颜十娘子做的手脚。将军这些年虽然没有善待夫人,但毕竟是多年夫妇,多少还剩两分情义,夫人不在了似乎也有些难过,便把颜十娘子叫来,鞭笞一顿。颜十娘子哭闹着喊冤,就说是朱五娘子捣的鬼,于是两人互相怒骂撕扯,我从旁听着,倒是明白了八九分。后来我私下问朱五娘子,当初她是否故意把我从药罐边调开,她没有否认。我就质问她为何忘了姑娘的嘱咐,她竟然冷笑着说:‘二姑娘入宫这两年多也没听说高升,只不过是个皇家的烧火丫头,恐怕自身难保呢,难道还有空管家里的事?’……我既与朱五娘子撕破脸,自然也待不下去了,便收拾这些年所有积蓄,悄悄出来,到临安找姑娘,一心想着夫人不能这样不明不白地含恨离去,一定要把真相告诉姑娘。”

凤仙放开拥着许姑姑的手,默然僵立于阁中,须臾两行泪滑过她神情冷倔的脸,被她狠狠地擦去。

柳洛微见状过来牵着她的手引她坐下,柔声劝道:“朱五娘子那乡下俗妇鼠目寸光,说的话你不必放在心上。你才貌双全,还怕将来没有出头之日?”

凤仙霍然站起,旋即向柳洛微下拜:“娘子今日救助许姑姑,让奴与她相见,奴感激涕零,望有朝一日能涌泉相报。若娘子不嫌弃,奴愿来芙蓉阁,竭尽所能服侍娘子。”

柳洛微双手将凤仙搀起,和言道:“你的心意我领了,只是我自己说到底也只是个伺候官家的宫人,你有血海深仇要报,我担心所为有限,帮不到你。不过我可以为你指条明路……”

凤仙蹙眉,目含疑问看她。

柳洛微略一笑,拾起纨扇,徐徐摇着道:“你不妨求人将你派去慈福宫伺候太后。太后注重养生,你聪明,据说又很会做药膳,一定容易讨太后欢心。只要太后喜欢你,将来你要嫁个多么尊贵的夫婿都不难,届时要向娘家那些小人还以颜色,那还不是如碾死几只蚂蚁一样容易?……以后你若有什么难处,也尽可来找我,只要我能做到的,就一定帮你。至于许姑姑,倒是可以留在芙蓉阁做事,我会照顾好她。不过为免他人口舌生事,你们以后最好不要告诉别人你们认识。”

凤仙觉得柳洛微所言有理,开始琢磨怎样才能去慈福宫,但很快突发一事,暂时打破了这一计划。

这两年赵怀玉在外为官,政声颇佳,传至皇帝耳中,皇帝有意提拔他,便命他还京,召试馆职。赵怀玉不负所望,表现极好,入了馆阁,皇帝便迁他为校书郎,还特意让人拨了处官舍供他与母亲居住。

因他的宗室身份,皇帝一直对他另眼相待,是以他官阶虽不高,却常有入对面圣的机会。这日皇帝又召他入延和殿,让他就此前策论中提到的国事与太子细细论述。赵怀玉讲解完毕,太子表示心悦诚服,皇帝亦龙颜大悦,厚赏赵怀玉一些文玩,随后闲谈时又问他是否成家,赵怀玉赧然说尚未娶妻,皇帝奇道:“未婚士子一旦金榜题名,必有大臣豪族前去提亲。卿早有功名,为何还未成婚?”

赵怀玉朝皇帝深深一揖,道:“陛下,实不相瞒,臣赴贡举之前曾寓居浦江,在那里遇见一位女子,心仪许久,可惜那女子后来应选入宫,做了尚食局内人。臣难以忘情,所以独身至今。”

“来自浦江的尚食局内人……莫非是吴蒖蒖?”皇帝讶异道,旋即暗想,赵怀玉此番说出此事明显是想求娶蒖蒖,必须先绝了他这念头,遂不待赵怀玉回答便笑道,“只是很不巧,吴蒖蒖数日前刚被朕赐给太子。”然后又转对太子,故意问,“听说,你已经去她那里了?朕该补个词头,封她为郡夫人了吧?”

太子一怔,但还是低声如实作答:“臣只是去看了看她,尚未留宿。”

皇帝颇不悦,怒其不争地皱眉怨道:“这点小事都办得拖拖拉拉的!”

太子当即欠身:“儿子惭愧。”

赵怀玉见状即知此中情形,忙躬身道:“陛下,臣所说的内人,并非姓吴,而是姓凌,小字凤仙。”

“凌凤仙?”太子微笑道,“我知道她。原本是伺候二哥饮食的内人,最近不知何故,回到了尚食局。”

皇帝一听赵怀玉心仪的不是蒖蒖,顿时露出笑容,十分乐意向这位臣子展示君王的大度:“回到尚食局,说明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天意让凌凤仙结此良缘。朕便将凌凤仙赐予卿,为妻为妾,悉听尊便。”

赵怀玉大喜过望,立即叩谢圣恩。

皇帝又问他:“你希望何时接凌凤仙出宫?”

赵怀玉面红过耳,但踟蹰须臾,还是直言相告:“自然是越快越好……”

皇帝大笑:“好,好,好事宜早不宜迟。朕这就命尚食放人,再赏些财物给凌凤仙。你且在和宁门内等等,待她收拾妥当,今日晚些时候便随你回家。”

赵怀玉再次稽首谢恩:“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命他平身,再瞥瞥太子,语重心长地低声对儿子道:“你看看人家……”

太子含笑不语,但长揖以示受教。

这事很快传遍尚食局,内人们纷纷来向凤仙贺喜,说赵怀玉是难得的青年才俊,又入了馆阁,将来入翰苑、进中书指日可待,凤仙以后势必享尽清福。而凤仙只是微笑以对,虽然自知对内人来说这的确堪称良缘,但心里莫名空落落地,称不上惊喜。

凤仙领了官家赏赐的财物,回房收拾什物准备出宫。因不甚期待,动作便慢吞吞地,迁延到宫门将闭时才出来,上了一名内侍驾的牛车,跟在赵怀玉所乘之马后面,随他归家。

赵怀玉的居所离宫城较远,牛车行得慢,一路上赵怀玉又遇见不少同僚,有的拦着他贺喜,有的尚不知发生何事,见他身后有宫车同行,不免又拉着他询问一番,如此耽搁了不少时间,待回到居所门前时,天色已晚,赵怀玉轻轻推推门,门纹丝不动,显然已自内关紧。

赵怀玉面含歉意地对从牛车中出来的凤仙说:“我母亲习惯早睡,今日我们归家太晚,母亲必以为我今日不回来了,所以已关门就寝。”

凤仙见他随后无任何行动,便不解地问:“公子不能叩门请老夫人开开门么?”

赵怀玉道:“我母亲睡眠不深,极易惊醒,醒后很难入睡,所以我们暂时别叩门了,且先等等,若见院中透出灯光,再请母亲开门。”

凤仙只得答应,陪他在门外等。

驾车的内侍见人已送到,便卸下凤仙行李,告辞离去。凤仙随赵怀玉在院门前石阶上坐下,本想跟他聊几句,但见赵怀玉说话声音极轻,明白他是怕声音大了吵醒母亲,便也没了说话的兴致,两人默默无言地并肩坐着,漫无边际地等下去。

这一等就是几个时辰。白天下过雨,晚上凉风习习,凤仙穿着夏衣,近三更时颇有些冷,便埋首于膝上,抱紧了双肩。赵怀玉见状解下自己外穿的凉衫,要披在凤仙身上,凤仙忙婉拒,无论如何不肯接受,赵怀玉便讪讪地收了回去,须臾道:“拜托姑娘再等一等,也许母亲很快就醒了。”

凤仙未进晚膳,此刻又冷又困又饿,不时回首从门缝里探视院内,却始终不见烛火亮起,于是试探着建议:“或者我们去找一食肆,吃一点东西再回来等?”

赵怀玉为难地看了看凤仙的行李,凤仙顿时意识到带着这些箱子包袱的确不方便,遂气馁地不再说话。赵怀玉本想自己暂离片刻买食物回来,但一转念,觉得不能留她孤身一人在此,便按下不提。

少顷更漏声响,已至三更,凤仙只觉石阶冰凉,坐得浑身发冷,关节寒湿,腰酸背痛,又饿得头晕眼花,几欲晕厥,气息奄奄地伏在膝上,联想到母亲之事,心中更觉一片凄楚。

而此时,忽闻前方传来一阵马蹄落在青石板上的声音,由远而近,一声紧似一声。

凤仙直起腰望去,但见巷道一端有人策马而来,渐渐行近。此人戴软脚幞头,着圆领窄袖长衫,足上乌皮靴边缘有金线绣的如意云纹。

凤仙目光移至他脸上,认出了他,惊讶地起身,一时忘了行礼,直接唤道:“三大王!”

赵皓与她四目相对片刻,然后提起一个油纸包递给她,淡淡道:“趁热吃吧。”

凤仙接过打开,见里面是两个热腾腾的大包子。
本章已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