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 > 第14章 红花油精

第14章 红花油精

上一章嫁给前任他叔[穿书]章节列表下一章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有声小说,武侠小说网在线收听!
    擦药?

    擦个鬼的药!

    白清看秦延东向自己靠近赶紧一手捂屁股一手拽裤腰带向着远离秦延东的方向滚过去。

    只是他低估他这动作的难度也高估了他这因为昨晚的折腾已经变得老弱病残的腰,所以他刚滚了一圈就发出了“嗷”的一声惨叫。

    腰扭到了,胳膊好像也扭到了,惨!

    秦延东见状几步跨到床上,伸手一下子就捞住了白清。

    他先是捉住了他的手腕,轻轻的捏了两下,低声问,“这里疼吗?有没有伤到?”

    酸疼酸疼的,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但白清怕秦延东真的要给他某个部位擦药,他坚定的点了点头,然后用一种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秦延东。

    我手都受伤了,所以还是先关心关心手吧,擦药什么的完全没必要好吗?

    秦延东几乎一眼就看破了白清的用意,他在白清疼的地方轻轻按了一下,在听到白清的抽气声时眼中闪过一抹心疼,脸上却还是维持着一副严肃的表情教训白清道,“疼就对了,以后还敢不听话吗?”

    听话?听什么话,为什么感觉他在教训小孩子?

    白清觉得秦小叔现在可能又恢复了他小叔的身份,他试探性的叫道,“小叔?”

    他原本以为既然秦延东现在想当他小叔了,那他顺着他总没错,却没想到他这么一叫,秦延东周身的气压显而易见的低了下来。

    秦延东生气了。

    不,也不能说是生气,应该说是郁闷了。

    因为白清这么一叫瞬间让他想起了刚才的表情包事件,这似乎在提醒着他们这九岁将近十岁的年龄差,更不要说白清叫自己小叔时那种明显是在看长辈的眼神了。

    秦延东看了白清一眼,目光幽深。

    他又拿过了那只药膏说道,“我替你擦药,就算没受伤,擦了药也有利于那里恢复。”

    秦延东这次的语气坚决,显然没有白清拒绝的余地。

    白清胳膊疼腰疼,也没有拒绝的行动力。

    于是他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延东说完之后扒掉了自己的裤子。

    白清在家睡了一天,身上还是穿的居家服,扒裤子简直不要太简单,几乎是一分钟不到的时间,白清下半部分就变成了凉飕飕的状态。

    因为白清富家公子并且能不动坚决不动的人设,所以白清一身的皮肤不仅白而且嫩,关键大约是年轻代谢快,就算白清吃的再多,身上也没长什么肉,腰肢纤细,双腿修长笔直,唯一肉多的地方就是屁股,又翘又软。

    而现在这个地方却一点都不白了,上面布满了青青紫紫的印子,都是秦延东昨晚的杰作。

    秦延东一见到眼神就暗了暗,他喉结动了一下,声音比刚才低沉了几分,“你不要乱动,很快就好了。”

    他说完手先是在白清身上的那些印子上一一拂过。

    白清,“……”

    擦药就擦药,现在是在干什么?

    白清觉得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但被秦延东拂过的地方又是一阵酥酥麻麻,简直整个人都能软一软。

    白清,“……”

    这该死的体质,要不要这么敏感!

    白清只能一边抖啊抖,一边假装凶恶的说道,“不是擦药吗,早擦完早结束啊。”

    只是他大概想不到他自以为凶恶的声音听在秦延东耳朵里却是软绵绵的,与其说是凶狠,对秦延东来说更像是撒娇。

    秦延东从喉咙处发出一声低低的笑声,说道,“不要着急,很快就好,要是弄疼了怎么办?”

    白清,“……”

    昨晚那个大家伙进进出出都没见他会担心弄疼自己,现在不过是用手指擦个药倒想起来担心会弄疼自己了?

    白清觉得秦延东这是故意的,他红着脸催促,“赶紧的。”

    “好,听清清的。”秦延东在白清上方轻声应了一句,语气甚至细听能感觉到仿佛还带了点宠溺。

    他这次倒是干脆,说完这句之后便把沾了药的手指伸了进去。

    药膏冰冰凉凉,被秦延东在里面一点点抹开。

    白清只觉得头皮发麻,腰肢发软,脸也变得越来越红。

    “好……好了没有。”白清结结巴巴的问,语气都开始变的有点喘。

    “稍等。”秦延东仿佛是在做什么大事似的,连说的话都十分官方,只是手上的动作却不太官方。

    他明明说着稍等,但却一点没有加速的意思,动作十分细致,且慢吞吞。

    等白清最后听到秦延东用低沉的声音说着“好了”的时候,白清整个人都已经变得红通通的了,仿佛在他身上放张纸都能马上烧起来。

    他像缺水的鱼一样张着嘴想要大声喘气,又考虑到形象问题控制住了自己,他感觉腰一阵阵的发软,就控制不住的塌了腰,然后又是一阵惨叫。

    这身体不仅太敏感,而且十分弱鸡,万年宅的宅男本宅第一次升起想要锻炼身体的念头。

    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他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把这个想法和秦延东说了,“这身体太缺少锻炼了,我以后想去健身房。”

    健身房?

    秦延东其实也是常去的,而且还遇到过不少想贴上来的,所以后来就基本不去了。

    秦延东想到健身房那些整天穿的很少专门露肌肉的人,再看看自己这小妻子白白软软的样子,他不动声色的拒绝了白清的这个要求,“我们家里有一个专门的器材室,那里面基础的健身器材都有,到时候你想练什么我都可以教你。”

    秦延东说的这个家自然不是老宅,他平时很少回老宅住,在外面倒是有一个固定的住所。

    不过也仅是住所而已,现在他却说成了我们家。

    想到以后那座房子里就多了一个人,他的小妻子可能会把那里标配的白色窗帘换成温馨的颜色,也会把房间布置成他喜欢的样子,秦延东的眼中都有了暖意。

    他继续说道,“要是你有什么想要添置的器材也可以买了让人送上门。”

    对于一个深度宅来说能足不出户肯定是比整天往外面跑好的,白清傻乎乎的点了点头,根本就没get到伴侣之间一个教另一个健身那简直就是小白兔自己在往大灰狼嘴边蹦,他甚至都没理解到秦延东那个我们家不是秦氏老宅。

    他没继承原主的记忆,在书里也没写过秦氏老家有什么健身器材室这种小细节,他想了想觉得可能是因为不重要所以书里没写?

    白清也不敢问,打算明天等大家不在的时候问一问家里的佣人。

    秦延东看白清这个样子就知道他没理解自己的意思,不着急,等到时候他带他回去他自然就知道了。

    秦延东眯了眯眼。

    他又起身从药箱里拿出一瓶药膏,替白清把扭到的胳膊和腰都揉了一遍,才对白清说道,“这些都不着急,等你身体好了再说吧。”

    刚才给他抹药的时候那气氛简直暧昧到了极点,白清倒是没想到秦延东能一秒恢复正经,这变脸的速度只能说不愧是商人。

    他闻着自己身上这浓浓的红花油的味道又蓦然顿悟,估计是这瓶气味极度接近红花油的药膏居功至伟,毕竟谁能接受一只红花油精呢,想想那个地方往一只红花油精身上捅的滋味,那简直就是分分钟就萎了好吗。

    想到这一层,白清倒是不担心自己屁股的安危问题了,他甚至主动让自己这只红花油精离秦延东远了一点,然后在床沿那一侧安心睡了。

    睡到五点才起,然后一大晚上就又睡着了,由此可见昨晚确实战况激烈。

    秦延东看着睡在床沿的人,等他的呼吸变深了,他才大手一捞,把人捞进了自己怀里。

    他倒是没觉得白清身上的气味有什么,甚至哪怕是现在他身体还是隐隐有股冲动压不下去,只是昨晚是白清的第一次,他又因为他也是头一次控制不住做的有点狠,所以今晚故意克制而已。

    刚才抹药的时候他就发现了,白清那里虽然没受伤,但是却有点肿,至少是要修养两三天的。

    刚开荤的人自然是恨不得日日开荤,想到白清身体的情况,秦延东脸色又有变冷的趋势,此时白清刚好发出一声含糊的梦呓,秦延东低头看向怀里的人。

    白清眼睛紧紧的闭着,脸上还有未消退的红晕,他似乎是在说话,嘴巴张了张。

    白清的唇红润饱满,这么张着,唇珠也很明显,秦延东伸出一根手指,在他唇珠上轻轻压了压,低声道,“怎么这么能睡,是不是累坏了,确实应该好好锻炼身体了啊。”

    只是健身的话自己应该教他什么呢?

    秦延东脑中勾勒着白清的体型,想着想着又变成了体位,他的小兄弟开始向白清致敬。

    秦延东,“……”

    刚开荤的老男人身体不受控制。

    在察觉到白清似乎因为不舒服还在他那里蹭了蹭后,秦延东呼出一口气,松开了白清些许。

    白清毫无察觉,被秦延东松开之后就开始往一边滚。

    秦延东想把人捞回来,但考虑到自己身体的情况还是放任了他。

    然后他就再一次见证了白清那惊为天人的睡姿。

    两米多的大床都不够他浪的。

    果然还是要先把人这样那样折腾老实了才能好好睡觉。

    夜里被白清踹醒好几次的秦延东不得不又一次将人捆手捆脚的压进了怀里。

    什么旖旎的心思,还是先好好睡个觉才有力气继续让某人在床上乖乖的。
上一章嫁给前任他叔[穿书]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