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检

上一章嫁给前任他叔[穿书]章节列表下一章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有声小说,武侠小说网在线收听!
    清清觉得?

    清清没法觉得!!!

    为什么两男人要讨论怀孕的事, 还怀不怀看他的意思?

    白清想问什么又怕暴露了自己不是土著的事, 他一张脸憋得通红, 只能一直看着秦延东, 希望他能给自己解释一下。

    秦延东没解释,秦曼在旁边说道, “清清害羞了, 这人结婚了脸皮都变薄了。”

    白清,“……”

    我不是, 我没有!

    他不知道怎么反驳,也没心思反驳, 只能用手指扣了扣秦延东握着他的那只手, 在他看过来的时候低声说道, “那个……时间快到了, 我们去上班吧。”

    白清这话其他人也听见了,秦曼立即笑眯眯的说道,“去吧, 去吧, 不然清清要钻到地底下去了。”

    她说完这句秦老爷子也看了看白清,又看向秦延东,说道, “你们既然要搬走我也不拦着,只是要记得我的话,有了孩子就要生下来。”

    秦老爷子当初定下要在老宅留一个月的事也是怕两人感情不好,如今他看着两人感情也不错, 也就不硬逼着他们住了,何况能够早点抱孙子这件事也打动了他。

    白清从头到尾对这个话题都是懵逼的,他看着秦延东对着秦老爷子点头保证,最后愣愣的跟着他出了门,又跟着他上了车。

    在车上坐下时他不自觉的看了看自己的肚子。

    他早饭吃了不少,这样一坐下来,肚子这里就有了一圈小小的肉。

    小小的肉,小小的肉……

    白清脑中情不自禁的浮现出这一圈小小的肉变成一个圆滚滚的球的样子。

    白清,“!!!”

    不!一定是他想多了。

    他抱着几丝期望的问秦延东,“爸他们刚才是想让我们代孕吗?”

    秦延东开着车没办法回头,只把头稍微侧了一点问,“清清想代孕吗,确实生孩子辛苦,要是你想代孕的话我们也可以去国外找个正规机构。”

    白清,“……”

    话是没错,可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为什么大家话里话外似乎都透露出自己能生孩子的讯息?

    白清不知道有一种**文叫生子文,他看文的时候也没看到任何生子情节,所以现在还是没明白过来还会有男人生子这种设定。

    他试探性的问道,“我想生也可以自己生?我亲自生?从我肚子里生出来?”

    秦延东点头道,“我自然是希望我们的孩子是从你肚子里生出来的,不过我也听说这事情很疼,你不愿意也没关系的。”

    白清,“!!!”

    现在是他愿不愿意的事情吗?现在的问题是他为什么能生孩子!!

    白清内心一片崩溃,他也没空管秦延东的话了,低头打开浏览器就开始搜索了起来。

    “男人可以生孩子?”

    这几个字刚一打下去,底下就弹出一堆相关搜索。

    白清心里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但他还是不死心的点了下去。

    网页第一条就是“八一八具有哪些特征的男人能生孩子。”

    白清,“!!!”

    看着楼主的一条条分析,白清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被刷新了。

    原来不是每个男人都能生孩子,但是有很少一部分男人由于体质的原因,后期会在体内慢慢发育出适合生育的一个类似子宫的器官,但这种概率很小,而且这也不是真正的子宫,所以怀孕概率很小,如果不做检查的话也完全看不出来,对身体也基本没有影响。

    这被专家称为一种上帝恩赐的罕见病,从一百年前发现第一例到现在已经确诊的就有不少了,对此,几乎没有多少人会特别担忧这个病,因为既不影响健康,也不影响正常生活,甚至对同性恋人来说还是一个福利,所以这也促进了全球的同性婚姻合法化,以及大众如今对同性夫妻的极高接受度。

    白清看完整个人都呆住了。

    就凭秦家众人的态度,他基本有九成能肯定他大概就是被上帝恩赐过的了。

    恩赐……个鬼啊!

    为什么他一个大男人要接受生孩子这种设定。

    昨晚,昨晚秦延东除了第一次外后面几次都没戴套,所以他不会……

    白清一脸惊恐,甚至想去药房买个验孕棒。

    对了,验孕棒咋用?区分男女吗?

    秦延东余光看着白清的脸色一直变来变去,关心的问,“怎么了?没关系,你现在还小,不想生就不生。”

    白清并没有被这话安慰到,他结结巴巴的问,“我……我们昨晚是……是不是没戴套,还……还有第一晚,你最后一次也没戴套。”

    这么想想简直绝望。

    秦延东看白清脸色都有些发白,知道他恐怕是真的害怕,温声安慰道,“没事的,一两次怀不上的,你也不要在意爸他们的话,我们这种的有人十来年都生不了。”

    这种仿佛“等我回来就结婚”的fg。

    白清被秦延东说的真的想去买验孕棒了。

    他到底还是没有这个勇气,只能如坐针毡般的在座位上移来移去,一会儿看一眼手机,一会儿又神情复杂的看着自己肚子上那一小圈肉,仿佛此刻这肉里就藏了一个孩子。

    秦延东见状把车靠路边停了下来,回过头看着白清安抚道,“你要是真的担心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

    秦延东对孩子没有什么执念,能生他当然是高兴的,不能生他也不觉得有什么,所以他不想看到白清因为这个而承担什么压力。

    白清因为秦延东的话抬起头看着他,有几分愣的问道,“才两三天能检查出来吗?”

    秦延东,“……”

    他也没检查过不清楚,大概……不能?能?

    秦延东神情认真的说道,“先去检查吧。”

    能不能的先检查了再说。

    秦延东给晏平打了个电话,说了他和白清会晚一点到公司的事,然后夫夫两个一起掉车头去了附近的医院。

    秦延东带白清去的是一家主要做这块的私立医院,两人一进去立刻就见到了主治医师。

    主治医师见到两个大男人神色也很自然,他问白清,“最近一次同房是什么时间?”

    白清一脸尴尬,倒是秦延东直接说道,“昨晚。”

    医生,“……”

    他委婉说道,“你们一旦发现有怀孕的迹象就不应该再有这种行为了,这个前期可能会影响到胎儿。”

    白清被医生说的红了脸,只能在旁边结结巴巴的补充到,“我们刚结婚,前两天才第一次那个,所以也不知道有没有怀孕。”

    医生,“……所以第一次是什么时候?”

    白清,“两天,三天前。”

    医生,“……”

    他收回了打算写单子要白清去抽血化验的手,脸上带着一点笑意说道,“你们刚结婚期盼宝宝来临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至少要8-10天才能比较准确的检查出结果,所以我建议你们过几天再来。”

    白清,“……”

    秦延东,“……”

    两个都没有当过爸爸也没有过这方面经验的人都是一脸尴尬,不过秦延东表情控制的比白清好的多,他很快就恢复成正常,还对医生客气的说道,“好的,我们过几天再来检查,麻烦你了。”

    说完他才一脸正经的带着白清出了医院的门,仿佛刚才这场乌龙事件他不是主人公一样。

    等两人上了车,秦延东坐在车上暂时没有开车,他坐在驾驶座回过头问白清,“我们过几天再来?”

    白清脸还是红的,经过刚才这一出他已经不想再来了。

    “算……算了吧,顺其自然。”白清声若蚊呐的说道。

    刚才他看的那些消息里面也说男的怀孕很困难,他应该不会这么快就中的。

    白清抱着一种鸵鸟心态,说完这句就窝在座位上不说话了。

    秦延东见状语气温和道,“好,顺其自然,放心,不管怎么样,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他说完看到白清的脸越来越红,刚才那种尴尬的感觉终于彻底散去,脸上带着几分笑意的启动了车子。

    只是车开着开着他就莫名想到了白清怀孕时候的样子,然后速度就不自觉的慢了起来,仿佛车上真的载着一个孕夫似的,白清看着连续好几辆车超过他们之后终于发现了不对劲,他有些疑惑的问,“你是不是开得太慢了?”

    秦延东一脸正直的说道,“慢吗?你刚从医院出来,不适合开太快。”

    白清,“……”

    他就在医院和医生说了两句话而已。

    “你……你不要胡说,好好开车。”白清瞪着秦延东的后脑勺假凶假凶的。

    秦延东嘴角轻轻扬起一点,一副好说话的样子说道,“都听清清的。”

    说完他就开始提速,然后……

    他们就被困在了路上。

    两人去了医院一趟后彻底赶上了早高峰,秦延东从医院那条路开出来后就彻底被堵在了路上。

    两人看着前面堵得严严实实,一眼望不到头的车,双双陷入了沉默。

    等了好一会儿然后他们向前移动了半个车位。

    白清眼神幽怨的看着秦延东。

    所以他刚才为什么不开快一点,现在这时间简直掐的太完美了。

    秦延东脸上的表情一动不动,看起来十分镇定,实际心里也十分尴尬。

    刚才医院的事情就已经闹了一次乌龙,现在又是这样,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

    秦延东用眼角余光暗暗瞥了白清一眼,生怕在他脸上看到什么嫌弃自己的表情。

    在商业上从未出过差错的秦总此时却怕自己的形象因为今天的事而在小妻子的眼中有所损坏。

    秦延东看着前方一动不动的车简直想一铲子把它们都给铲没了。

    他手指有些焦灼的轻轻在方向盘上叩着,却用仿佛一切尽在掌握的声音对白清说道,“没事,路很快就能通了。”

    他说完这句回过头看着白清,神色认真。

    就在白清被他这神色弄得一凛以为他要说什么大事的时候,秦延东却解了安全带,往他这个方向移了半个身子,然后伸出手轻轻摸了一下白清眼下轻轻的一圈青黑道,“昨晚是不是没睡好?”

    白清,“……”

    他还有脸说,好像是他故意不睡似的,昨晚明明他早就喊了不来了,是谁跟吃了药似的?

    白清气鼓鼓。

    秦延东这是安慰呢还是故意惹他生气呢?

    秦延东见白清注意力被转移,心情和缓了些,他手往上抬了抬,宽大的手掌遮住了白清的两只眼睛。

    然后用低沉的声音哄白清道,“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清清现在先休息一会儿吧,或者你想去了公司再睡?”

    白清的睫毛在秦延东手掌轻轻划过,让他心里升起一丝痒意。

    他倒是不介意白清在公司睡,他办公室有休息室,里面还有床,想到他睡在满是自己气息的床上……

    秦延东不自觉的扫了眼白清红润的唇。

    他发现自从尝过滋味之后,他见着眼前这个人就时时刻刻想和他做些什么,只是他需要克制,暂时不能把小家伙吓跑了。

    白清要是知道现在的秦延东还是他克制的结果怕是要哭,明明书里说好的秦小叔是禁欲系呢?

    所幸,白清目前还什么都不知道,眼睛被一片温热盖住的感觉有点奇怪,他肯定是不想去公司睡的,眼前这堵车也不知道要堵多久,确实可以休息一会儿。

    昨晚他确实累,今早起的也很艰难。

    他对秦延东气咻咻的说道,“就是你的错,还不快把手拿开,我要睡觉了。”

    秦延东低笑了一声,松开了遮住白清眼睛的手,重新握上了方向盘。

    这个小妻子其实很好哄,喜怒哀乐也都摆在脸上,自己当初怎么会猜测他是个有心计的人呢?

    秦延东现在甚至觉得他们婚事定下来后直到结婚前那一段毫无交集的时间有点可惜,白白浪费了一大段时间。

    等了一会儿,眼前的车仍是龟速慢行,但后座的人却是真的睡着了。

    秦延东调高了车里的空调温度,他看着前面堵得一动不能动的路倒也不着急了,甚至觉得多堵一会儿也没事。

    不过江城的堵车情况最严重的还是早晚高峰,错开那个时间之后就不算太堵了,渐渐的车辆行进的速度就快了起来。

    秦延东放缓车速,缓缓的开出了这段最堵的路段。

    他公司所在地址没那么堵,现在早高峰又过去了,等秦延东把车开到公司所在的那条路上时,路上的车辆明显少了起来。

    秦延东明明可以加速了,却仍是慢慢开着。

    像他这种经常能因为飙车上新闻的车型,此时却在路上连续被几辆丰田,大众,甚至还有奇瑞QQ超车,这引得好几个车主都开窗看了秦延东这辆车两眼,甚至还有个豪放的直接在等红灯的时候直接开了车窗喊道,“嗨,哥们儿,要帮忙不?”

    秦延东把车窗稍微开下来一点,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温声道,“我夫人在休息。”

    那人也只是随口一问,倒没想到豪车里的人真能理他,还这么客气,他下意识的往后座看了一眼。

    秦延东的车窗玻璃是单向可见的,那人自然是什么都没见到,但秦延东眼里的柔情他却看见了,他爽朗一笑,比了个大拇指,用嘴型说道,“哥们儿是个汉子。”

    秦延东点了一下头,微微笑了一下,关上了车窗。

    剩下刚才一时嘴快的那人看着绿灯亮起,那豪车车主又以这条路的最低限速慢慢开着,感觉自己好像被喂了一嘴狗粮。

    唉,虽然春天已经过去了,但他也该加快速度找个女朋友了。

    他“咻”的一声加速超过了秦延东的车。

    秦延东把车开到停车场的时候白清还没醒,他又在停车场里等了一会儿,等看到时间确实不早了,怕是再晚白清醒过来就要炸毛了,他才轻声喊道,“清清,醒醒,到了。”

    车里睡得并不算舒服,白清睡着的这段时间一直在做梦,在梦里秦延东还要把他翻来覆去,所以一听到秦延东的声音他就立刻睁开了眼睛。

    他眼睛里还带着刚睡醒的茫然,梦境和现实也切换的有点慢,看着秦延东在自己面前放大的脸,他可怜兮兮的说道,“不行了,不能再做了。”

    这声音带着刚睡醒的软糯,语调又和晚上被欺负狠了的时候一模一样,秦延东瞬间就硬了。

    他声音也变得有点哑,低低的又叫了一声,“清清。”

    白清用迷蒙的眼神看着秦延东,然后渐渐清醒过来。

    白清,“!!!”

    他刚才都说了什么?

    白清想捂脸,他一副理不直气也壮的样子威胁秦延东,“忘了你刚才听到的话。”

    “好。”秦延东笑眯眯的,他应完又说道,“反正我每天晚上也听得到。”

    白清,“!!!”

    老流氓!

    秦小叔你人设崩的比我还厉害你知道吗?

    白清解开安全带又跟以往一样落荒而逃。

    这次进门不用向前台报备了,他直接打了卡就往电梯奔,遇到前台小姐姐好奇的目光他都不好意思抬头打招呼。

    他脸实在是太红了,被人看到这副样子太丢人。

    前台小姐姐却是在白清离开后迅速拿起了手机,“啊啊啊,小金丝雀今天来晚了唉,而且一副被好好疼爱过的样子,对了,秦总是不是还没来?”

    说曹操曹操到,Ada刚把这句话打出去就看见秦延东过来了,她连忙收起手机微笑道,“秦总早。”

    秦延东点点头,“早。”

    他说完看了一眼Ada放在桌上的手机,说道,“他害羞,所以你们的讨论不要太过火。”

    八卦被老板指出来,Ada红了脸,赶紧保证道,“好的,秦总,我们一定会注意的。”

    秦延东点了一下头,进了电梯。

    Ada的手机群有人回道,“从此君王不早朝啊。”

    Ada赶紧打字,“哭了,哭了,小金丝雀是真爱无疑了,秦总刚才还说我们讨论不要被小金丝雀知道,因为他害羞!!!”

    “护妻狂魔攻!”

    “宠溺攻!”

    “大老攻!!”

    Ada,“……”

    他们公司已经长出了一棵柠檬树,上面长满了柠檬精。

    晏平也是柠檬精的一员。

    总裁和总裁助理都不在,早上的事情都是他处理的,结果不小心打开手机看了一眼,又全是这种总裁和夫人秀恩爱的消息,简直让他这种单身工作狗见之伤心,闻之流泪。

    不过好歹知道秦总和夫人已经回来了,他把手头的资料整理整理就拿着出了办公室的门。

    一出门就看见白清已经下了电梯正往办公室走,晏平往白清身后看了看没看到秦延东。

    他拿着资料走到白清旁边问,“夫人,秦总还没过来吗?”

    “应该在后面。”

    白清刚说完那部电梯就又一次打开了,这次出来的正是秦延东。

    秦延东一眼就看到了白清,他唇角扬起了些,又在看到晏平的时候又压下去一点。

    晏平,“……”

    总觉得我的出现十分不合适。

    他硬着头皮把手里的文件交给秦延东,然后飞速懂事撤退。

    作为一个年薪百万的总裁秘书,这点眼色他还是有的。

    白清却是被晏平这仿佛多呆一秒就会耽误了他们夫夫二人世界的态度弄得脸又红了红。

    他低头走到秦延东身边想要接过他手里的文件,“秦总,我帮你拿吧。”

    秦延东低头看着白清,将手里的东西慢慢放到白清手上,才应了一声“好”。

    等白清把文件放到了他的办公桌上,秦延东才弯腰在白清耳边轻轻说道,“还叫秦总?”

    白清,“……”

    瞬间昨天种种被逼着各种叫秦总的羞耻场面涌上心头。

    他连忙弯腰,从秦延东身下钻了过去,跑到自己座位上坐下来。

    秦总不能叫,阿东不能叫,小叔不能叫,自己难道真的要在办公室天天叫他老公吗?

    在家里叫还能接受,在公司叫……

    白清想到了茶水间里那两个热情如火的妹子。

    秦延东好烦啊!

    自己还不是一直让她“清清,清清”的叫,也没让他叫自己老公啊。

    他看着秦延东,想着他叫自己老公的样子。

    画面太美,他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摇摇头,白清赶紧打散了脑中这个可怕的想法。

    他坐在座位上假装很忙的样子拒绝配合秦延东。

    秦延东也不恼,反而是心情颇好的看起了晏平刚才送过来的一堆文件。

    就在秦延东工作的时候,晏平也网络传输了一份文件让他整理,一下子办公室的两人都忙了起来。

    忙起来的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就到了中午午休的时间。

    晏平过来敲了敲门,“秦总,要为您和夫人订餐吗?”

    秦延东平时都基本是订餐在办公室吃的,只是现在多了一个人,晏平不确定这两位要不要一起下楼去吃。

    秦延东看了白清一眼。

    白清道,“不想下去。”

    秦延东就对着晏平说,“订餐吧。”

    说完他就随口报了几样菜,都是白清这两天在餐桌上多夹了两筷子的,只是可惜的是因为白清的屁股问题,还是不能吃辣。

    做受真惨,作为一个爱吃辣的受更惨。

    白清觉得自己真是好惨一受,对了,还能生孩子的那种。

    白清突然又想起了这件事,顿时觉得自己更惨了。

    明明看文的时候没发现这是一本生子文啊,难道是因为江初一不能生?主角不应该什么都有的吗?

    “唉~”白清叹口气,觉得自己连饭都不敢多吃了,他怕吃多了冒出一个孕肚来。

    晏平所谓的订餐并不是APP上点外卖,而是直接让附近的饭店送过来,所以白清还没悲伤完饭就送上来了。

    菜里有一道酸菜鱼,这算是一堆清淡口味的菜里相对口味比较重的了,也是白清比较爱吃的,但他今天吃了两筷子居然有点想吐。

    白清,“???”

    他又吃了两筷子别的菜,稍微好一点,但还是有点想吐。

    秦延东看白清的动作问,“怎么了,不喜欢吗?”

    白清摇摇头,又夹了一筷子酸菜鱼。

    好像……正常了?

    他又多夹了两筷子,然后跑到卫生间吐了。

    秦延东立刻紧张的扶住白清,“你怎么了,是不是这些菜不干净?我马上带你去医院。”

    白清摆摆手,又看了两眼那盆酸菜鱼。

    完全没有食欲,甚至还有点想吐。

    白清,“!!!”

    据说……似乎……大概……仿佛他曾经看到过孕妇吃东西会想吐?

    他一脸惊恐的把这猜测和秦延东说了。

    秦延东脸色立刻变得紧张起来,“清清,你真的怀了?”

    白清犹豫,“不是说至少8-10天才能检查出来吗?”

    秦延东毫不犹豫,“说不定是那家医院不行,我带你换家医院检查。”

    虽然好像哪里不对劲,但白清还是被自己的情况吓到了,总不能真的就这么怀孕了吧,他也一脸紧张的跟着秦延东又一次去了医院。

    这次两人在医院二话没说直接做孕检。

    然后夫夫二人坐在椅子上既紧张又着急的等待着结果。

    给白清检查的是个五十岁左右的阿姨,她看着两人紧张的样子笑着问道,“第一次做爸爸?”

    两人频率十分一致的点头。

    “没关系,第一次都紧张,等后面有经验了就不紧张了。”阿姨笑着说。

    白清,“……”并不是十分想有这种经验,当然要是秦延东可以的话,他不介意秦延东有一下这种经验。

    阿姨大概见惯了这种第一次做父母紧张的不行的家长,所以一直都在和他们聊天,告诉他们一些注意事项。

    不多久,孕检结果就被送了过来,两人同款复制粘贴眼巴巴的看着那张孕检单。

    医生阿姨扫了一眼,安慰道,“没有怀孕迹象,不过你们这么年纪也不必着急。”

    秦延东怕白清有心理负担,赶紧点头。

    白清有点犹豫的问道,“但是我刚才吃东西有点犯恶心。”

    “这可能是食物的原因,也有可能是胃的问题,并不是只有怀孕反应才会这样。”

    “哦”白清点点头,放心了一点,内心深处却情不自禁的闪过一阵微弱的失望。

    秦延东在此时问道,“会不会是时间太短检查不出来?”

    阿姨听到秦延东这么说问出了和早上那个医生一样的话,然后就得知了这对夫夫的第一次就在两三天前。

    阿姨,“……”

    她哭笑不得道,“这么短的时间确实检查不出来,而且这样看来你的反应也不可能是妊娠反应。”

    虽然是妇产科医生,但大部分医理她都懂,她又给白清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

    “你的反应很有可能知道自己会怀孕过度紧张了,或者太期盼怀孕产生了一定的假孕现象,不过我建议你再去别的科室查一下。”

    白清,“……”

    他能怎么办?查呗。

    于是继续挂号,检查。

    然后医生甲,“没问题。”

    医生乙,“一切正常。”

    最后结论,“太紧张,压力太大导致的精神性食欲不振。”

    白清和秦延东对着这结论面面相觑。

    他崩溃道,“我以后再也不要再来做这种检查了。”

    一个男的一天进两次妇产科就算了,居然查出来一切都是因为他们太紧张?

    要是现在当场有个地洞,白清立马就能钻了。

    秦延东也说不上是失望还是别的情绪,他今天做的蠢事也足够给他的人生经历添一笔了,不过此时他却没在意这些,看着白清崩溃的样子,他赶紧安慰道,“没事,没事,这种事多检查几遍没什么的,你不愿意我们以后就不来了。”

    白清点头拿上化验单,几乎是迫不及待的上了秦延东的车。

    这次没有遇到堵车,车一路朝着公司的方向开过去,最后却在一个小区门口停了下来。

    白清,“???”

    他看着秦延东一副十分熟练的模样穿过保安亭,一路往小区里面开忍不住问道,“我们要去哪里,不回公司吗?”

    “公司的事都处理的差不多了,现在带你回家看看。”秦延东说着车已经开到了车库。

    这小区是附近的高档小区,内部绿化做的很好,车库也不显得拥挤。

    白清下了车后跟在秦延东后面有点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小区。

    秦延东说的“家”应该就是他自己住的地方了。

    此时对于秦延东的“家”的好奇已经把刚才在医院的那种尴尬压了下去。

    房子是电梯房,一梯一户。

    白清跟着秦延东上了十六楼。

    秦延东这里有保洁定时打扫,屋子里倒是看起来很干净,只是这布置装修明显就是样板房的装修。

    白清猜这房子秦延东大概买来就是这样的,传说中的拎包入住,他真的只是拎个包就入住了。

    而且这浓浓的单身气息,显然秦延东并没有因为自己要结婚而做任何改造。

    白清的视线在房间各个角落一一扫过。

    秦延东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他低声对白清说道,“以后这里你想布置就怎么布置。”

    他说完还自顾自的规划起来,“窗帘可以换成暖色调的,墙上你也可以贴壁纸,沙发……”

    白清,“……”

    他觉得现在的装修挺好的,真的,简洁大方。

    至于单身气息太浓的问题,多买点配套的东西就行了。

    装修家里实在是一件很复杂的事,白清并不想折腾。

    秦延东说着已经带他参观起房间来,当然第一个看的就是卧室。

    “这床是我后来买的,两米二,睡我们两个应该够了。”

    白清看看那能睡四个大汉的床。

    绝对够,折腾点什么都够了。

    他点点头,迅速从这种事件频发地带退出来,又去看了看别的地方。

    这边的房子主打的都是精装修,拎包入住,所以整体装修风格十分一致,里面的配套设施也都十分齐全。

    白清看完了问秦延东,“我们今晚要住在这里吗?”

    他看秦延东这架势似乎是不打算回老宅了。

    秦延东点头,“老宅人比较多。”

    尤其是还有个秦易阳。

    一个叔叔吃自己侄子的醋,秦延东并不想承认。

    白清也没想到这些。

    虽然秦家的人都不难相处,但毕竟那是一群和原主生活了十几年的人,白清在他们面前总怕出什么差错。

    这里就不一样了,只有他们两个,而且卧室也有两间,到时候他要是和秦延东吵架什么的,自己也有房间躲。

    白清对这里很满意,连带着看着秦延东的眼神也变得柔和起来,甚至有点羡慕嫉妒?

    这么好的房子,打死以前的他也买不起。

    秦延东看到白清羡慕的眼神,低声问,“清清喜欢吗?我过户给你。”

    白清疯狂摇头,“不,不用。”

    秦延东却是低声笑着说道,“我们都结婚了,我的自然就是你的。”

    “对”白清点头,“所以根本就不用过户,反正你的就是我的嘛。”

    他怕自己一下子接受一栋几百上千万的房子会一下子撅过去。

    秦延东听到自己的话在白清嘴里重复了一遍,眼神暗了暗。

    这是他的房子,他把自己的小妻子带过来了。

    所以迫不及待的有点想做些什么留下小妻子在这里的痕迹。

    秦延东靠近白清,低声对他道,“清清这里这么样了?”

    他说着话手轻轻搂上了白清的后腰。

    “没什么感觉了。”白清实话实说。

    “那这里呢?”秦延东的手指开始隔着衣服往下移,就在他快要摸到那两块软绵绵的地方时,白清放在裤袋的手机突然响了两下。

    白清立即恢复清醒从秦延东的包围中钻了出来然后把手机扒拉了出来。

    是微信消息。

    秦延东一低头就看到了锁屏上那条弹出来的信息,“白清,你放心,事情我都会帮你处理好的。”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统一捉一下虫哈,大家不必惊慌。

    请记住今天清清立的fg:再也不要做孕检了,他会后悔的,哈哈哈哈哈。

    本章11号24点之前留评会不定时掉落红包哦。
上一章嫁给前任他叔[穿书]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