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饭

上一章嫁给前任他叔[穿书]章节列表下一章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有声小说,武侠小说网在线收听!
    第二天, 白清是被一阵美食的香气吸引醒来的。

    昨晚他们吃的不多, 晚上他又消耗过大, 一大清早的, 他人还没清醒,胃先清醒了。

    白清肚子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响声。

    他尴尬的捂住肚子,往四周一看才发现秦延东早就不在房里了。

    所以这香气……

    该不是秦延东在做饭吧?

    白清觉得有点难以想象,他从床上爬起来好奇的往外面看。

    只是刚动了两下他就觉得身体十分酸爽, 尤其是腰跟被打折过似的。

    白清觉得自己大概要成为一个废人了, 他又重新躺回了床上, 完全不想动了。

    但外面的香气勾引着他,白清忍了忍, 最后还是爬起床去洗漱了。

    腰疼,腿酸, 白清觉得自己像一个重症病人。

    他洗漱完往厨房看了一眼,果然看见秦延东一个人站在厨房里, 而他面前的锅里正在煮着什么。

    白清站着看了一会儿, 还是忍不住走了过去。

    秦延东听见脚步声回过头来,看着白清一副刚睡醒的样子低声问道, “怎么不多睡会儿?”

    白清摇摇头, 看向他面前的锅问道,“你在煮什么?”

    “海鲜粥。”秦延东边说着边揭开锅盖用勺子在里面转了两圈, 这样可以让粥煮的更软糯。

    他一边动一边低声对白清道,“是不是饿了,很快就好了, 你先去桌子边坐一会儿,椅子上已经给你放了软垫了。”

    白清,“……”

    他看着餐厅椅子上那个类似U型枕四周厚厚中间空着的软垫,一时之间竟也反应不过来自己要不要坐。

    按理说那里被进进出出的,其实是最容易受伤的地方,而白清初次的时候也确实有点不适。

    但关键的是,白清后来就变成了哪里都不舒服,偏偏那里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除了有点异物感之外,那里恢复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快,这个诡异的体质大概是白清最符合原书的地方了。

    他一脸苦大仇深的看着那个专门为他准备的软垫,想到秦延东在床上不停的夸他的话,一张脸憋得通红,根本就坐不下去。

    不一会儿,秦延东就端着粥出来了。

    他看白清还站在桌子前把粥放到他面前问道,“怎么不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或者再加一个垫子?”

    白清闻言瞪向秦延东,怀疑他是故意的。

    要不是他昨晚怎么喊都不停,自己也不至于一大早起来就跟被拆过一遍似的,现在他居然还敢问他哪里不舒服?

    秦延东被白清瞪着也不介意,反而觉得他这副气呼呼的模样颇为可爱,他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你等一会儿,我再给你加一个垫子。”

    说着他就要起身去拿垫子。

    一个垫子就够丢人了,还要拿第二个。

    “不用。”白清一屁股在垫子上坐下,对着秦延东喊道,“回来,吃饭。”

    “没事,我一下子买了十个,外面沙发上就扔了三个,就几步路。”他说着已经走到客厅沙发那里拿起了一个垫子。

    他手里拎着一个垫子走回到白清面前低声说道,“来,先起来一下,我帮你加个垫子。”

    白清,“……”

    他又不是豌豆公主,要这么多垫子干嘛?

    而且买十个,秦延东想干嘛,搞批发吗?

    他摇头表示拒绝。

    秦延东注视着白清,语气温柔,“清清,乖,这样你舒服一点。”

    白清,“……”

    算了,放弃挣扎。

    他任由秦延东给他又加上了一层垫子。

    也不知道秦延东买这些垫子的时候是出于什么情况考虑,两个垫子套在一起还能粘起来,看起来跟一个加厚加高的垫子似的。

    白清坐在这个垫子上各种别扭,但闻着面前的粥散发出来的香气,他肚子又开始咕噜咕噜叫了。

    白清尴尬的红了脸,假装没有发生任何事似的开始埋头喝粥。

    秦延东煮粥的手艺不好不坏,但他很舍得放料,光虾仁白清几乎都能一勺吃到一个,海鲜粥的鲜味可以说是很够了。

    秦延东看着白清的表情,等他吃了好几口后才问道,“味道怎么样?”

    白清点点头,“挺好的。”

    他说完意识到什么又问道,“这是你第一次做饭吗?”

    秦延东摇头,“我以前在国外留学的时候就是一个人住,自己稍微能动点手。”

    虽然因为丧失了秦延东人生第一次饭而有点失落,但白清想想说不定那样他第一次吃到的就是黑暗料理了。

    他打消心里的那种想法,继续喝粥。

    暖暖的粥进到胃里让白清一身的疲累都消了不少,他抬起头正想和秦延东说一声谢谢,才发现秦延东竟然就这么一直不动的看着他。

    两人的视线一对上,秦延东抿了一下唇,他看着白清眼神带着几分不一样的意味低声说道,“但这是我第一次为别人做饭。”

    这句话明显是接着刚才那一句说的。

    白清不知为何被秦延东这视线看着心里觉得有点慌慌的,他干笑两声,商业互吹似的说道,“哦,是……是吗,那我还挺幸运的。”

    秦延东嘴角勾起一丝笑容道,“你是我的伴侣,为你做饭本来就是我的荣幸。”

    秦延东虽然自己能做饭,但水平也只处于那种不会把自己饿死的程度,刚才看着白清吃的时候他内心还颇有几分紧张,只是被他隐藏的很好,以至于白清完全没有察觉。

    他看着白清一碗粥已经见了底,又把自己手边的那碗推到白清面前道,“这碗已经晾凉了,温度正适合入口。”

    秦延东自己那碗被他放到白清面前,他则是把白清的碗接了过来又去厨房盛了一碗粥,然后就着白清那个碗自己把那碗粥喝了。

    白清看着秦延东全程没有换碗,手里的勺子都要吓掉了,他结结巴巴道,“你……你……你怎么……不拿一个新碗?”

    秦延东,“不想洗碗。”

    白清,“……”

    厨房分明就有洗碗机,撒谎能走心一点吗?

    粥都已经被秦延东喝完了,白清只能放弃了和秦延东争辩,几口喝完了自己的剩下的粥。

    秦延东的生物钟很早,白清又是被秦延东做饭的香气勾引醒过来的,所以等两人吃过了饭,时间也不过刚过了八点而已。

    他们现在住的离秦延东公司又近,完全不用担心会迟到。

    白清又在房间慢吞吞的磨了一会儿,磨到八点半多一点才出门。

    这一小段时间他没干别的事,尽研究怎么遮脖子上的印子了。

    秦延东绝对是属狗的,啃一口,好多天都消不下去。

    白清研究了半天也没整明白梳妆台上的那一堆东西怎么用,最后还是顶着这个印子出门了。

    刚到公司门口,白清手机就震了一下,他下意识看了秦延东一眼才掏出了手机。

    他最怕是秦易阳发消息过来,要真是秦易阳他怕是就要把人拉黑了。

    结果手机一打开显示消息是“傻-逼”。

    白清,“……”

    看着这种备注他还是有点不习惯,只是又觉得这似乎莫名的符合那个人,所以他也没有改的打算,只看了一眼那消息。

    “今晚十点,阅尚,有好戏看。”

    白清,“……”

    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昨天他只是看了江初一一会儿并没有对他做什么,现在这个所谓的好戏是不是有可能和江初一有关?

    毕竟两件事一前一后,很难不让人把他们联想起来。

    白清回,“什么好戏?”

    傻-逼,“你绝对不会失望的。”

    说了跟没说一样。

    白清纠结。

    想了想他还是给江初一发了个消息,“你今晚有没有打算去哪?”

    江初一立即回过来消息,“怎么了,我打算回家,你有什么事吗,我晚上有空的。”

    江初一不出门应该就和他没关系了吧。

    白清想了想还是回唐远,“我不去了,你们玩吧。”

    “我就约了你一个,你不来我和谁玩儿,你现在怎么了,该不会真的被秦延东收拾了吧,连出来玩都不敢了?”

    这一招对以前的白清是最有用的,但对现在的却没什么用。

    白清干脆回道,“对啊,我被收拾了,不敢出门?”

    唐远,“……”

    他连发了几条。

    “真的假的,秦延东真揍你了,他家暴?”

    “不行,你等着,我帮你报仇,我看谁敢欺负你。”

    白清觉得唐远回消息这态度有点不对劲,他看着对话页面的这些消息,眉头紧皱,想的有些入了神,以至于走到门口时被绊了一下。

    秦延东及时伸手扶住他,低声道,“小心。”

    他把人扶起来,视线又不经意的扫过白清的手机,然后眼睛注意就到了这竟然是上次给白清发那条消息的人。

    那条消息看起来和白清关系很不一般,而现在他又因为这个人连看路都不专心了。

    秦延东收回视线,并没有看白清聊天的内容,只是问道,“清清在做什么?”

    “和傻-逼聊天。”

    他说完又小心翼翼的看向秦延东,“你知道我以前有很多朋友吧?”

    “是,清清向来交游广阔。”秦延东说道。

    白清,“……”

    什么交游广阔,全是喝酒泡吧的朋友,在书里白清一出事可是一个个的都没影了。

    他不方便解释,只是点点头说道,“其中有个人约我出去玩。”

    “晚上?”秦延东眯起了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  秦小叔:又是醋了的一天。

    本来打算双更的,没想到码完一章就这么晚了,头秃,不敢天天熬夜,明天早上早点起补上这一章更新。
上一章嫁给前任他叔[穿书]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