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 > 求婚戒指

求婚戒指

上一章嫁给前任他叔[穿书]章节列表下一章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有声小说,武侠小说网在线收听!
    秦延东那么郑重的说了要好好过情人节,白清心里也有点期待。

    毕竟这不仅是两人之间的第一个情人节, 也是白清这辈子加上辈子第一次过情人节, 只是不知道秦延东会想出什么主意。

    白清还上网找了找攻略, 想知道别人都是怎么过情人节的。

    结果他满心期待的等了几天却发现秦延东似乎并没有在准备?

    两人几乎二十四小时都在一起, 白清既没看见秦延东暗戳戳的准备什么,也没听见他让秘书准备什么, 甚至说好了吃饭订餐厅的事他都没见到秦延东找秘书。

    白清心里那份暗戳戳的小激动慢慢冷却起来。

    他想起了秦延东在外人面前的模样,冷峻自持,不苟言笑。

    或许他所谓的好好过就是在秦氏旗下的餐厅吃个饭, 最多来个烛光晚餐?

    哦, 他还不能喝酒。

    这么想想好像也确实是这样比较符合秦延东的性格,毕竟除了两人在一起的时候秦延东经常会口头调戏他, 其余时间秦延东看起来确实和“浪漫”这两个字不搭边。

    有了这种想法后, 白清也变得平常心起来, 不再心里痒痒的总想知道秦延东准备了些什么了,他觉得就算只是吃饭看电影其实也是很好的。

    夫夫两个做点这种情侣间最平常的事也是一种平淡的浪漫。

    很快就到了情人节这天。

    手机屏保很自觉的跳成了七夕专用屏保,男女鹊桥相会的剪影,看着很是浪漫又古典。

    秦延东看了一眼屏保上的两个人, 又低头看着怀里还在熟睡的人。

    自从王姨过来后,白清的伙食得到了极大的改善,虽然有时候还是会有孕吐反应,但总体来说比起一般的孕夫情况还是很好的。

    秦延东看着白清短短时日内就圆润了一点的脸颊,那种投喂清清的乐趣被抢的一点酸水也渐渐自己咽了下去。

    就是清清最近太爱哭了,吃个饭都能哭出来。

    秦延东有点怕今天清清知道自己准备的东西后太感动, 哭的情绪失控。

    他发了条消息给晏平,“医生准备好了吗?”

    大早上的天还没亮,晏平被手机震动声吵醒,也不敢有怨念,赶紧回道,“秦总,一切都准备就绪了。”

    秦延东想来想去最后觉得还是情人节这天求婚最好,清清早就知道自己要带他过情人节,这样他就肯定想不到自己会求婚,绝对可以制造意外的浪漫。

    晏平被秦总嫌弃后就再没有机会为秦总出谋划策了,他只能把秦总的命令执行下去,关键还总是这种半夜或清早的时间,晏平能理解这是不想让夫人发现,他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要准备个医疗团队,求婚还能有危险?

    两人一起手牵着手点烟花吗?

    江市似乎是禁止的吧。

    只是晏平是个好秘书,他认真执行命令,绝不多问,医疗团队早就联系好了,只等着今天到时间去指定地点待命了。

    秦延东看着晏平回复的消息,又点开自己的备忘录熟悉了一遍流程。

    除了他自己刚把公司建立起来去谈项目的时候秦延东这辈子大概没有这么反反复复的来回确认过,甚至这时比那时还要多了一点不许失败的决心。

    吃饭是要吃的,电影也是要看的。

    不过后面……

    秦延东看着白清,眼里带出些笑意,清清一定会喜欢的。

    虽然是周六,但一般过这种节都是在晚上,白清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才起,睡醒了整个人还有点困倦。

    他最近是越来越缺觉了,甚至看到精心打扮了一番的秦延东一时都没反应过来今天是什么日子,只看着他呆了呆,心里忍不住感叹了一句:我老公真帅。

    “醒了?先起床吃早饭吧。”休息日两人在家没事,晚上又要出门,他们昨天已经提前让王姨回去了,早饭是秦延东起来做的。

    白清听见声音这才清醒了一点,又看着秦延东那一身白衬衣加西装裤,问,“你刚起来就穿成这样去做饭吗?”

    秦延东的衬衫袖子卷起来了一点,露出结实有力的小臂。

    虽然很帅,很有荷尔蒙的感觉,可一大早穿成这样去做饭,是不是有点……

    “我们今天其实可以穿的休闲一点的。”白清委婉提醒。

    他们是去过情人节又不是去参加宴会,不用穿的那么正式。

    秦延东闻言,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衣柜,里面是他一早就准备好的和他同款的一套衣服。

    求婚怎么能不穿的正式呢,要不是天气不对,他甚至觉得应该穿西装打领带。

    “我习惯这样穿了,而且衣柜也没什么休闲服。”秦延东说着走近白清,低声道,“清清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我想和清清穿一样的衣服可以吗?”

    可以当然是可以的,白清就怕秦延东弄得和上次一样看起来跟父子装似的。

    秦延东见白清点头立即从衣柜拿出一套衣服对白清说,“那清清就穿这套吧。”

    显然是准备已久。

    白清看了看那衣服,和秦延东那套一模一样就是尺码不一样,就总觉得还是有种父子装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白清觉得自己大概是get不到情侣装这个点了,他把衣服放在一边说道,“那我先洗漱,等要出门的时候再换。”

    秦延东点了点头,看了那衣服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

    这种时时刻刻都能让别人知道这个人是属于自己的感觉很好,尤其是今天他还打算了要补白清一个求婚,所以一起床他就不自觉的换好了衣服。

    如今想想自己今天竟然表现的像个学校里刚谈恋爱的毛头小子似的。

    看着白清洗漱好,秦延东下楼去厨房把做好的早饭都端了出来。

    经过这段时间的适应,他总算不像一开始一样随时随地都担心白清会出事了,不过看着白清从楼梯上走下来,他还是一眼不错的盯着,生怕自己一个没看见会发生什么。

    白清对秦延东的紧张习以为常,甚至还觉得他现在这样比起刚开始已经好了很多了,他也十分体谅秦延东心情的慢慢走着,基本只要不是腿突然抽筋之类他就绝不可能摔倒。

    早饭一如既往的丰盛,因为这顿按时间大概算是早午饭了,所以并不是粥,而是正常的饭,还有一锅把油撇的干干净净的鸡汤。

    白清看看秦延东整整齐齐的衣服,不明白他怎么能做到做了这一桌菜衣服还丝毫不乱的地步。

    不过饭菜都很好吃就对了。

    白清又控制不住的吃了一堆。

    饭后,他摸着鼓鼓的肚子对秦延东抱怨,“我最近是不是胖了很多?”

    秦延东捏捏他脸颊上多出来的肉笑道,“没有,只是怀孕导致的虚胖而已,等生过孩子就会好了。”

    白清也这么想,他心里的郁闷顿时没有了。

    白清的强烈反应大概都表现在了情绪变化上,他容易哭也容易笑,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让他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

    他还忍不住在秦延东脸上亲了一口道,“你真好。”

    看着白清如此轻易就高兴起来,想到自己今晚准备的一切,秦延东顿时更有信心了。

    他把人搂进怀里,轻轻的替他揉着肚子消食,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你比我更好。”

    他说着轻轻碰了一下白清的嘴唇,等看着他的脸慢慢红起来后才轻轻揉着他的耳朵,就这么抱着他没有说话。

    等今晚你会更觉得我好的。

    秦延东颇自信的想到。

    过了一会儿他低声对白清说着今晚的安排,“我们下午早点出门,先去餐厅吃饭,然后再看电影,看完电影出来还可以吃个宵夜。”

    这是十分正常的流程,白清没有什么异议,点点头答应下来,他甚至觉得今晚的活动大概就是这些了。

    秦延东看着白清十分淡定的样子,笑了笑,没有解释。

    他早就发现自从说了要好好过节之后清清就整天都在偷偷看他了,只是他和秘书联系都是趁着白清睡着的时候,他当然什么都不会发现了,只有这样才足够惊喜。

    两人放假也没什么事情可干,就这么搂搂抱抱的躺在沙发上说着话竟然不知不觉也到了该出门的时候。

    白清换上秦延东给他准备的那套衣服站在镜子前,又看看坐在一边等着他的秦延东。

    好像……也不是很像父子装?

    衬衣西裤虽然是最简单的打扮,但不同的衣服穿在不同的人身上气质也不尽相同。

    秦延东穿着就很有成功人士的感觉,白清穿着却只有一种清爽干净的感觉,看起来倒是有一种包养的既视感?

    白清摇摇头甩去脑中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跟着秦延东出了门。

    在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秦延东皱着眉回头看了一眼,似乎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

    看着白清看过来,他又收回视线握住他的手道,“走吧。”

    只是路上的时候他却让晏平把原本不打算带的保镖安排到了附近。

    今天街上的人基本都是成双成对的,秦延东也听取白清的意见没有包场,两人去到餐厅时,餐厅已经坐了好几对情侣了。

    白清原本以为秦延东大概最多就是在餐厅里花点心思,没想到一顿饭吃完,什么都没发生,就是餐厅最标准的七夕情侣套餐,多一点都没有。

    白清,“……”

    所以秦延东的好好过到底是怎么过?

    白清这一刻竟然矫情的升起一丝委屈来。

    明明说好了好好过,难道真的什么都没准备吗,哪怕刚才那顿饭秦延东稍微送他个礼物,或者准备点小惊喜他也觉得是秦延东准备过了,但是现在这样?

    白清也能察觉到似乎是自己矫情了,所以他没有表现出来,只跟着秦延东往电影院的方向走。

    “今天看什么电影?”白清问道。

    秦延东皱了一下眉头,一时之间竟然想不起那电影的名字,只能大概说道,“什么爱情故事。”

    白清,“……”

    行吧,听着是个爱情片,七夕看爱情电影还是符合情人节气氛的,白清心里舒服了点。

    两人取了票去电影院找了位置坐下。

    电影没什么差错,是个小成本的轻喜爱情片,情节不算太出彩,但也不难看,白清看到后面能听到很多人在扯着纸巾低声哭泣,白清自己也有点感动,他看看秦延东,想问问他有没有带纸巾,结果就看见秦延东一脸苦大仇深的看着电影屏幕,好像里面的主角是他的仇人似的。

    白清,“???”

    他又认真看着电影内容。

    里面男主角正在向女主角求婚,是大学毕业晚会,他弄了个投屏,上面一张张闪过关于两人相处的点滴的那些照片。

    然后男主拿出一枚婚戒,当着大家的面深情说道,“小可,嫁给我,我希望未来的日子我能为你遮风挡雨,能与你携手并肩。”

    女主含泪答应,男主还掏出了一张校园卡说道,“我现在还没有工资卡上缴,所以,老婆,我先上缴校园卡可以吗?”

    既感人又有点好笑的场面,很多人听到这话都笑了,秦延东却是脸更黑了。

    白清,“???”

    什么毛病?

    白清更疑惑了,他低声问秦延东,“你是不是不喜欢这种类型的电影?”

    他觉得秦延东平时应该看得都是那种挺有深度的电影吧,可能没看过这种从头到尾都在谈恋爱的?

    秦延东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恢复了些,却还是有点僵硬。

    他看了看白清的表情,张口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白清觉得应该是秦延东不喜欢这个电影但是又不好意思说,反正电影也差不多结局了,白清就说道,“要不我们先走吧。”

    电影上正放到男女主的婚礼,这就是最后的结局了,已经开始有人往外走了,他们现在走也不显得突兀。

    白清拉了一下秦延东的手,结果……

    没拉动。

    白清,“……”

    他说道,“现在已经有人开始走了,没关系的,我也看完了。”

    秦延东看一眼白清有点迟疑。

    他起身正打算走,电影却刚好开始放片尾曲,是一首经常被人用在婚礼的歌,在这种时候倒也显得很浪漫。

    秦延东听着这音乐又迟疑了一下。

    电影院的人已经陆陆续续开始要走完了,白清有点疑惑的看着秦延东,“还有什么事吗?”

    秦延东想想刚才电影里的人求婚的场面摇了摇头,起身拉住白清的手道,“走吧。”

    两人刚刚走到门口突然听到有人惊呼,“哇,这是谁啊,好帅啊,这电影还藏了这种彩蛋吗?”

    白清下意识回头,远远的只看见电影屏幕上闪过一张张的照片,不对也不像是照片,有点像是画。

    不知道为什么白清下意识就看了一眼秦延东。

    秦延东的下颌崩的紧紧的,见白清看过来一脸若无其事的问道,“怎么了?”

    白清摇摇头,“我觉得远远看着那两人有点熟悉。”

    不过那是电影的彩蛋,应该是他想多了吧。

    两人牵着手走出电影院,因为白清现在走路都下意识走的很慢,所以不一会儿就有看完彩蛋的人在他们背后陆陆续续的出来了。

    “哇,真的好帅啊,那是假的人吧。”

    “肯定是假的啊,你没看见都是画吗,又不是照片。”

    “不对啊,后面那些看着像照片。”

    白清听到有人在讨论。

    他也没看到什么彩蛋,也没多在意,可过了一会儿,他就发现有人开始偷偷的看他们,一边看一边还在咬着耳朵低声讨论着什么。

    白清大概能听到“很像”什么的。

    白清,“???”

    他不习惯被这么多人看着,下意识的借着秦延东的身躯挡了挡视线,只心里却觉得莫名其妙的。

    正在这时候,前方突然有个捧着一大束火红玫瑰的人跪了下来,大声喊道,“青青,嫁给我吧。”

    秦延东,“……”

    他脸一下子就黑了。

    谁?居然敢当着他的面撬墙角?

    他抬头看去,却发现那男人是跪在了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子面前。

    秦延东,“……”

    白清听到那名字也下意识的看了过去,随即又注意到了秦延东忽然升起的低气压。

    “应该是同名了。”白清低声说道。

    只是这种场景却突然让他有点羡慕,当然,他一个大男人也不是羡慕人家小姑娘被求婚,只是突然想到他和秦延东似乎一开始就结婚了,很多情侣间会有的亲密步骤都直接跳过了。

    秦延东看着白清看向那边的眼神,手放到自己的裤袋处,摸到了里面的东西,一个小盒子还有几张卡。

    他手动了动,看着白清。

    “清清。”他低声喊道,声音有点发紧。

    白清回头。

    秦延东正要说什么,求婚的那边突然响起一阵阵“嫁给他,嫁给他”的起哄声。

    清清应该不喜欢这么热闹,秦延东又有点迟疑,他原本是打算在电影院求婚的,里面也都准备好了,谁知道那电影的内容……

    可是看着白清那羡慕的眼神,秦延东把手放进裤袋拿出那个小小的丝绒盒子。

    他刚把东西拿出来,突然一个人直接冲了过来,秦延东下意识的要护住白清,结果等两人站稳,他发现自己手里的东西没有了。

    人群中响起了“抓小偷”的声音。

    这种热闹的节假日向来是犯罪高发的时候,尤其是小偷扒手之类的更是不胜枚举。

    秦延东从来没在这种时候出过门,也没做过和大家一起到电影院看个爱情片的事,所以一瞬间还懵了一下。

    还是白清对这种事见得多,立刻就有些担心的问道,“你刚才是不是有什么被抢了?”

    他好像注意到秦延东刚才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什么东西。

    秦延东,“……”

    这要怎么说?

    求婚戒指被抢了?

    求婚好不容易想出来的主意被电影里的人抢去了,求婚的戒指现在也被人抢了。

    秦延东想想还在电影院休息室等着的晏平和医疗团队。

    他觉得医疗团队可以先给他用一用了。

    白清看着秦延东不说话,脸却有变得越来越黑的趋势,小心问道,“怎么了,是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

    秦延东身上的东西应该都挺值钱的,不过他记得秦延东刚刚拿的那个东西好像并不是很大。

    被抢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白清也没看清到底是什么东西。

    秦延东听到“贵重”两个字脸更黑了,能不贵重吗,他打算用来和白清求婚的戒指,专门让人订做了加急做出来的。

    东西的价钱倒是没什么,关键这么重要的东西在这种时候被抢,仿佛是在故意表明着什么似的。

    是说这个人本来就不属于他吗?

    他原本要娶的并不是这个白清。

    不过这种时机实在太巧合了,他没有立即追上去,而是视线在人群中逡巡了一遍,随即拿出手机打给晏平,“我们这边遇到了抢劫的,立刻调监控,联络警方。”

    作者有话要说:  秦小叔:宝宝心里委屈,宝宝需要抢救一下,晏平,医生叫过来!

    又是二更合一的一天,明天再见啦!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生活总是缺点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闪闪发亮的小仙女 20瓶;柠檬精本精 5瓶;白毛狐狸、潋猫儿 2瓶;瓶子开森的往大大菊花、抱紧我的小马甲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嫁给前任他叔[穿书]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