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情

上一章嫁给前任他叔[穿书]章节列表下一章
嫁给前任他叔[穿书]有声小说,武侠小说网在线收听!
    晏平接到电话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今天秦总不是打算求婚吗?抢劫?

    他下意识看了一眼旁边的医疗团队, 才勉强用镇定的语气回道, “好的,秦总, 我马上联络。”

    问完他又有些担心的问道,“您和夫人没事吧。”

    晏平想到那被安排在附近的保镖,想必这种突发情况,他们来不及反应。

    看来这医疗团队准备的还是有必要的。

    秦延东护着白清看着人群拥挤的前方,沉着声音说道,“没事, 你过来把白清接过去。”

    他没有贸然追上去,现在人群这么拥挤, 他不能放心白清一个人在这边。

    毕竟白清现在怀孕还不足三个月,当街抢劫这种事都发生了, 他怕再发生什么意外。

    晏平那里足够安全,还有医疗团队。

    秦延东现在也顾不上暴露自己求婚未遂的事了。

    小偷在人群中奔逃, 有见义勇为的追了上去,但更多的却是怕惹麻烦而不自觉的退开了一条路,眼见着人越跑越远, 而秦延东的视线也越来越沉。

    他安排的保镖还没有出现。

    白清听到秦延东让人来接他愣了一下,对方也不知道现在在哪里,赶过来需要时间吧。

    怕秦延东真的丢了什么贵重东西, 白清推了推他担忧道,“不用管我,赶紧追。”他指着旁边的一家奶茶店道, “我去那里等你。”

    他自觉自己的身体要是追上去肯定是个拖后腿的。

    秦延东没有看向旁边那家奶茶店,只看向了电影院休息室的出口那里。

    很快晏平就小跑着出来,视线在人群中找到人后赶紧跑了过来。

    秦延东没有多说废话,直接道,“带夫人去休息室,顺便联系商场调监控,还有警方。”

    话说完,他看着小偷跑走的方向,追了上去。

    此时追回戒指的意义已经远远超过了戒指本身的价值,它更像是提醒秦延东他和白清的关系谁也不能破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清怀孕所导致的紧张,秦延东这些时候经常会想起白清和他坦承的时候说的话,虽然他有时也会想可能是神经方面一种难以解释的现象,可有时心里也会想,他说他是突然出现的,那会不会突然失踪呢?

    这是一种隐忧,不可言说,今天戒指被抢这件事却突然让他心里的这种隐忧被放大了。

    秦延东看着已经渐渐要跑出商业街的小偷,目光有些冷冽。

    何况除此之外,这场意外未免发生的时机太过巧合了。

    白清看着秦延东跑远的背影,回头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晏平,一脸懵逼。

    “你也来看电影?”白清不太确定的问道。

    晏平一时语塞,他不知道秦总进行到哪一步了,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事,只能一副略有些面瘫的样子道,“夫人先跟我去休息室吧,秦总那里很快有保镖会过去的。”

    就是那保镖按距离应该早就出现了,自己却似乎觉得他们出现的时候比预计的稍微晚了一点,这么一想晏平又看了一眼手机的时间。

    他联络的商场的人现在大概也赶过去了,安全方面应该没问题了。

    “哦。”白清点点头,觉得自己好像是看见了两个人向着秦延东的方向冲了过去,他原本还以为是见义勇为的,现在想想有可能就是保镖?

    他跟着晏平往休息室走。

    目前他要保证的就是不让秦延东担心。

    一个小偷而已,他们还不至于弄得跟遭遇了什么恐怖袭击一样。

    不过这想法等他看见休息室里四五个穿着白大褂还拿着医疗箱的医护人员时就彻底崩了。

    “这是……”他迟疑的问。

    说实话,晏平也不能十分明白秦总让他准备这个医疗团队的用意,他只能尽量高深莫测的回答,“以备不时之需。”

    白清,“……”

    这阵势让他怀疑今天是要发生什么大事。

    想到这点他不确定的问,“今天那个小偷是意外吧?”

    不是什么预谋之类的被发现了,然后秦延东将计就计吧。

    白清脑子里一瞬间闪过以前脑中看过的那些港片,什么卧底啊,谋杀啊。

    一瞬间他又提起心来,“那个人该不会是什么诱饵吧。”

    先把秦延东引过去,然后后面还有大招等着他?他刚才还劝秦延东去追?

    白清瞬间后悔。

    晏平看着白清变来变去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应该是意外,这个医疗团队是秦总准备求婚用的。”

    晏平想着这个时间点肯定求过婚了,毕竟秦总设定的是在电影院等电影放完后求婚,虽然好像没有用到让他准备的东西,但那个短片已经放完了。

    所以晏平一点都不知道他揭了自家老板的老底。

    白清愣住了,“求婚?”

    晏平,“……”

    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犯了错。

    他小心的看着白清的表情,不敢继续说了,怕多说多错,毕竟这段时间秦总精心准备就等着今天大展身手了。

    白清没注意到晏平的神情,他脑中闪过出电影院时模糊的看见的那个电影彩蛋。

    那两个看着有点像他们的男人,还有后来从电影院出来的人看着他们有点奇怪的眼神。

    白清看向晏平,“那个电影的彩蛋我现在可以看一遍吗?”

    晏平,“……”

    所以夫人是连第一步的那个小短片都没看吗?

    晏平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能迟疑的说道,“电影已经放完了,那个恐怕不太方便。”

    白清不说话,只静静的看着晏平。

    他知道以秦延东的身份再在这个休息室重放一遍电影或者说只单独看一下那个彩蛋是没什么问题的。

    晏平,“……”

    对不起,秦总,我也帮不了你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找了影院的负责人,打算替白清重放一遍电影。

    只放电影,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

    白清看着电影那熟悉的开幕,看向晏平,“直接看彩蛋。”

    并没有什么彩蛋啊,那是秦总自己一点一点找人画了然后剪辑制作的。

    晏平知道抢救不了了,只能小心翼翼的把秦延东自己制作的那五六分钟的视频放了出来。

    背景音乐是最后他们出场时听到的那首歌,第一幕就是一副油画,身穿红色睡裙的人呆愣愣的看着浴室刚出来的人。

    然后是穿着秦延东睡衣的他和秦延东一起躺在床上被他搂进怀里的场景。

    两人没有拍照留念的习惯,所以这上面的大部分画面都是各式各样的画,有油画,有彩铅,各式各样,但无一例外的都是栩栩如生,可以想见秦延东为了让人画出这些画应该也费了不少功夫,也说明他对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都印象深刻。

    画上并没有什么煽情的文字,第一幅只是如实写着:和清清的第一次相见。

    第二幅则是:他睡觉有点不乖。

    到后面渐渐的开始有了一些照片,有白清睡觉的,也有他吃饭的,白清甚至都想不起来这是拍的什么时候的事。

    后面还有一张彩超的照片,上面写着:和清清的孩子。

    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这些单纯的不带任何情绪的文字竟看得白清泪流满面,甚至哭得越来越控制不住。

    他以为秦延东一直没准备,可没想到他却一直在准备,而且都是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他是牺牲了自己的多少睡眠。

    晏平没想到白清突然哭成这样,他一时有点慌,“夫……夫人?”

    他说着连忙给白清递纸巾。

    虽然确实挺感人,但白清哭的真的有点吓人。

    白清也不想,只是他最近的情绪实在是容易大起大落,他哭的声音都哑了,也没拿纸巾,只随手用手擦了两下,满眼通红的问,“小叔……小叔是不是求婚戒指被抢了。”

    他想起秦延东当时手里拿着的那个东西的大小,还有放在裤子口袋的行为,再结合他今天打算求婚的行为,瞬间就得出了这个推论。

    晏平,“!!!”

    “求婚戒指被抢?”他掩饰不住脸上的惊愕。

    旁边的医护人员也互相看了两眼,一副活久见的表情。

    白清,“……”

    他看见众人的表情,眼里的泪都止住了。

    所以他一不小心暴露了什么?

    他和晏平对视两眼。

    一个一脸震惊,一个眼眶通红,不同的表情,但两人却做了同样的事。

    就是扒掉了秦延东捂住的马甲。

    求婚未遂的事情暴露了,婚戒被抢的事情也暴露了。

    “嗝……”白清刚才哭得太厉害,控制不住打了一个哭嗝。

    晏平赶紧说道,“夫人觉得怎么样,孕期哭多了好像对眼睛不好,还是让人给你检查一下身体吧。”

    穿着白大褂的人赶紧自觉上前开始拿工具给白清检查身体。

    白清也十分配合,大家十分默契的仿佛忘了刚才的事情一样。

    白清的身体并没有什么问题,他看着检查完开始收工具的医生,迟疑的问,“所以为什么要准备医疗团队。”

    既然不是什么局中局的,为什么要准备这个。

    晏平,“……”

    夫人,您别问了,我也不知道。

    晏平不敢这样说,只能一副不能多说的样子道,“夫人,我觉得这种事您最好还是亲自问秦总比较好。”

    只有他才知道为什么准备啊。

    白清,“……好吧。”

    他以为是有什么高深莫测的理由,只能放弃了询问,转而又重新看了一遍彩蛋。

    这次眼泪依旧控制不住,只是哭着哭着,他就忍不住含泪笑着骂道,“笨蛋!”

    他知道秦延东为什么看电影的时候会是那种表情了,这个想法和电影中男主角求婚的场景很像,所以也是因为这样他才会放弃了这个精心准备的视频吗?

    他忍不住又低声骂了一句,“蠢死了。”

    难道重合了就直接浪费这么久的心血吗?他又不会介意。

    两人连红本本都领过了,白清根本就想不到秦延东还会跟他求婚,他就这么坐在休息室里把那个视频来回看了一遍又一遍。

    一边看一边揉眼睛,简直矫情的没边,眼睛还不时的往门口担心的看。

    晏平只能在旁边劝道,“夫人不用担心,秦总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就已经联系了警方和待命的保镖了,绝对不会出事的。”

    其实他更想劝的是夫人能不能别哭了,他看着白清的眼睛越来越红简直可以想象到秦总回来后那冷飕飕的目光了。

    晏平心里并不担忧秦延东那边,一个小偷而已,就算没有保镖,秦延东也能轻易制服。

    晏平想的没错,只是他忽略了这并非是一次真正的抢劫。

    秦延东追到一条黑黢黢的小巷子后,那个小偷忽然停了下来,用阴冷的目光看着秦延东,“我不过是求财而已,你何必穷追不舍呢?”

    秦延东平时的锻炼不是花架子,哪怕他追的时候已经耽误了一点时间,可后面还是迅速追了上来,倒是一开始那些见义勇为的追着追着渐渐体力不支落在了后面。

    秦延东注意到四周渐渐有人向他围上来,他表情不变,只看着那人说道,“把东西交出来。”

    小偷没有说话,只见他怀里突然亮光一闪,竟是直接掏出一把刀对着秦延东冲了上来。

    秦延东反应迅速的往旁边避了一下,然后一脚踢向小偷的腿。

    小偷立刻就跪了下来,与此同时,秦延东感觉背后有一阵风袭来,他侧头一避,不得已,放弃了继续攻击那个小偷。

    后续围过来的有七八个人,且人人都携带有管制刀具,秦延东一人对上多个也渐渐显得有些吃力。

    其他人似乎也没想到秦延东武力值有这么高,他们互相看了两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退缩,他们只是求财而已,并不想真的弄出什么大事,何况他们收钱的时候也说好了只是意思意思,后续抢到的东西和钱都归他们,只是为什么还没有人过来?

    秦延东感受到这群人的迟疑,一个攻击将离他最近的人打趴下,又开始继续攻击另一个。

    正在此时,这群人听到了不远处传过来的脚步声,这声音听着强健有力,一看就是练家子,几人对视一眼,纷纷开始往暗处退走。

    他们是做这种事的老手了,虽然身手只能算一般,但在这种暗巷中逃跑的功夫却是谁也比不上的。

    且大家都是分散逃开的,秦延东追了一个便只能放弃另外几个。

    黑暗中也看不清谁是向哪个方向逃走的,秦延东最后干脆留下了刚才被他打趴下的那一个,那也正好是最开始抢戒指的那个人。

    就在那群人隐没在黑暗中时,秦延东的两个保镖终于赶到了,只是除了他们之外还多出了一个人。

    “唐城?”秦延东皱眉看着和保镖一起出现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绯辞 15瓶;潋猫儿、远道在我身下娇喘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嫁给前任他叔[穿书]章节目录下一章